鬼吹燈 > 江山為聘 > 番外35 江山為聘

番外35 江山為聘

    唐敬之被人戳穿了心事似的,“我我我,我本來沒想來的,我就只是路過而已。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就要落跑,宇文赫一把拉住他,旁邊也冒出另外一個人,正是在他后面緊趕慢趕追過來的梁丘雅音姑娘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兒能路過這兒啊,唐敬之,做人誠實一點會死啊。”梁丘雅音說著話就跳起來一巴掌拍在他后腦勺,“別口是心非了,走啦!”

    于是,唐敬之也不管是否是自愿的,就這么被推著進去了。

    這會兒宇文驍與唐婉兒正給唐家家主敬了茶,他們進來的正是時候。

    唐家家主沖著唐敬之招招手道,“來,按理說婉兒也該向敬之敬一杯茶的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給我敬什么茶,我可不是唐家人。”

    唐敬之一臉嫌棄道,當著宇文赫與宇文驍兄弟的面,就一屁股坐下,懶洋洋地翹起了二郎腿。

    唐家家主也不急,看著他笑道:“你們這一輩之中,你是長兄,婉兒出嫁理該向你敬茶。”

    唐敬之又道:“我父親早已被逐出了唐家,雖然我還姓著唐,但這是老祖宗給的姓,除此之外我與你們唐家沒有半分關系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我要將你父親再寫回家譜之中呢?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看我愿不愿意了。”唐敬之說著掃了宇文赫一眼,“你還真是皇帝不當閑得慌,怎么還喜歡當和事佬了?”

    宇文赫被他調侃也毫不氣惱,反倒是笑笑,“叔公的話你也聽見了,你要怎么才肯讓你父親的名字寫回唐家家譜之中?”

    唐敬之俊朗的面容像是因為宇文赫的話而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好一會兒,他看了看宇文赫,又看了看唐家家主,隨即笑道,“好啊,讓我當下一任的唐家家主我就答應。”

    誰知,他話音才落,唐家家主便道:“好,便依你。”

    唐敬之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這不按套路出招啊!

    唐敬之臉色一變,轉身便走,“唐家家主誰要給誰,我回藥王谷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人已經迅速奔出門去,眨個眼的功夫人就不見了。

    開玩笑,我更喜歡自由自在地到處流浪。

    誰稀罕當什么唐家家主啊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人笑成了一團。

    小殿下學著唐敬之的模樣說道,“讓我當下一任的唐家家主我就答應。”

    竟然學得惟妙惟肖,惹得眾人捧腹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無奈地看了宇文赫一眼,完了,以后這個孩子只怕也不會是什么善茬。

    宇文赫卻是一臉的驕傲。

    蕭如月扶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早朝上,滿朝文武便發現,君上又不見了。

    座上的人又變成了攝政王。

    攝政王曰:君上與娘娘帶著小殿下云游去了。

    這個說法毫無說服力。

    但在君上面無表情恐懼中的眾臣,還是稍稍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如今攝政王回來又大婚了,君上便可以功成身退了。

    這才宇文赫一直打的算盤。

    他們一家三口,又帶著綠衣銀臨還有沈將軍崇陽崇越等人,便又消失在世人的視線中。

    仿佛他們從來也未曾出現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光荏苒。

    唐先生與梁丘姑娘仍然過著你跑我追每日互懟的日子,誰也不知他們什么時候才能湊到一起,不過,這般的日子也算是不錯了。

    唐敬之自打那次在唐婉兒回門那日說了句“讓我當下一任的唐家家主我就答應”之后,唐家家主便認真了,當真就把唐敬之他們一家三口的名字寫回了家譜,也傳信唐家上下,唐敬之便是下一任的唐家家主。

    但為此帶來的麻煩就是,為了躲唐家人三番五次的騷擾,唐敬之連無湮谷都待不住了。

    所以,后來梁丘姑娘后來也離開了無湮谷,說是要去闖蕩江湖玩玩去。

    但在蕭如月看來,她更像是追著唐敬之去了。

    蕭如月只聽聞,雅音姐姐把紅袖樓那些散落四方無家可歸的女子都收攏到一處去了,開了個叫花滿樓的花樓。

    于是,她多了個職業,花樓的,鴇娘。

    后來,杜子衡、崔敬軒還有王其越等人先后都調回了京。

    岳相年事已高,告老隱退,杜子衡便從外官直升任為新的左相,也算是平步青云了。

    后來,無湮谷中唯一還單著沒人陪著玩的崇陽心血來潮出了谷,便恰巧遇到了對姐妹花,因緣際會,就與火辣暴脾氣的妹妹對上了眼,也學著唐先生與梁丘姑娘似的,整日的拳腳相向,日子也算過得不錯。

    更是因緣際會,如今貴為左相的杜子衡也碰見了姐妹花的姐姐,也成了一段佳話。

    聽說,后來攝政王總被人勸登基,折子一份接一份,大腹便便的攝政王妃從外頭進來,便瞧見攝政王正在翻那些煩死人的勸登基奏折。

    她見他一臉煩躁,便沒忍住笑道,“他們還沒消停呢。這些人也是,明知道攝政王最煩這些事了,還總是一個勁的勸,他們也不煩。”

    宇文驍扶她坐下,又隨手拿起一份折子,見不是勸登基的,才拿起來繼續看。

    “其實,登基也沒什么不好,君上離開時不是也囑咐讓你登基的么?”唐婉兒沒忍住說道。

    宇文驍聞言便合上了折子,一臉嚴肅道,“你要是也勸我當什么皇帝,那本王送你四個字:免開尊口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還免開尊口,攝政王當久了官腔擺習慣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唐婉兒小臉一板,拿手指往他臉上一戳,宇文驍的嚴肅臉便頓時消失于無形。

    一副狗腿子的嘴臉道:“不敢不敢。婉兒說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仿佛又是當日誰與誰的寫照了。

    唐婉兒哼了一聲:這還差不多。

    她托腮問了他,“不當皇帝你當什么攝政王?”

    “攝政王為什么非要當皇帝呢?”攝政王不答反問,“這皇位本就是宇文赫的,我可不奪人所好。再說了,我的能力,至多也就當個攝政王,真往上再爬一步,就不是這般境況了。”

    唐婉兒似有所感,便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后來,聽說攝政王被勸的煩了,他便下詔,誰再提弄死誰。

    詔書就是這么寫的。

    方公公只想說,這也太任性了。

    再后來,聽說無湮谷中的皇后娘娘又懷了孩兒,小殿下鄭重其事問他爹,“爹,你說我娘是不是要給我生妹妹了?”

    君上于是反問,“萬一生的是弟弟呢?”

    小男孩兒歪頭想了想,“……弟弟,我也勉強認了,誰讓他是我娘親生的呢。”

    說完還補了一句:“就算是攝政王叔叔那般的弟弟,也是自個兒的親弟弟不是。”

    孩兒啊,你這話要是被你攝政王親叔叔聽見,只怕是要打死你了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誠然覺得,她家的娃兒已經被他親爹徹底給帶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后來,小殿下又長大了幾歲,便總跟著親爹親娘仗劍江湖,四處行俠仗義,除暴安良。

    某日路過一個小鎮。

    當地一個富有的六十多歲的老頭子要納妾,娶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當九房姨太太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聽完嫌棄了一句:“老棺材瓤子娶人家漂亮小姑娘,老牛吃嫩草。”

    小殿下隨即轉頭問他爹:“爹,你當初娶我娘的時候,人家有沒有說你是老牛吃嫩草?”

    蕭如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赫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過,某君上很快就找補回來了,他鄭重其事地指著辦喜事那家人說道,“兒子,他這不叫老牛吃嫩草,這叫一樹梨花壓海棠。”

    小殿下于是恍然大悟,“原來爹是梨花,娘是海棠。”

    蕭如月實在沒忍住笑出了聲。

    至于那個始作俑者正若無其事地摸著下巴盯著辦喜事那戶人家道,“兒子,你猜他們家辦喜事請客人都請的什么菜。”

    小殿下曰:“吃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父子倆莫名就達成了共識。

    然后辦喜事的人家莫名就多了一群蹭飯打秋風的客人。

    幾日之后,遠在京都的攝政王接到飛鴿傳書,“柳州府以商養官,官商勾結,強搶民女為妻,有傷風化。”

    攝政王一下就又忙起來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。

    若能遇見那個讓你為之不計一切利益得失的人,才能恍然大悟:哦,原來你就在這里。

    原來,我們早該遇見。

    天地蒼生,人海茫茫,唯獨遇見了你。

    江山為聘,不過是為了與你匹配。

    我的心交給你,這一生一世便是你的。

    還在找"江山為聘"免費?

    網上直接搜索: "閱讀悅" 20萬本熱門免費看,閱讀悅,閱讀悅精彩!

    (. = )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jiangshanweipin/10177156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重庆肘时彩开奖号码 聚享捕鱼app官方下载 带你玩重庆时时彩的人 双色球怎样复式投注 pk101期6码如何倍投 云南时时官网平台 网球比分第一比分网 重庆时时实战技巧经验 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 河北时时在线 球探足球比分直播数据 时时彩万位定胆稳公式 双色球普通投注手选 斗地主单机版 重庆时时开奖分析软件 准确的后一万5个万能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