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開天錄 > 第七百九十一章 犧牲

第七百九十一章 犧牲

    白蓮宮,星斗殿。

    古樸,雄渾,一道浩然正氣如大江大河,直沖天穹。

    方圓百萬千億里,無論白天黑夜,燧朝子民只要抬頭,就能看到這一根頂天立地的浩然正氣。

    此氣,曾有燧朝神皇云:“星斗正氣不絕,燧朝國運不斷。”

    白蓮宮無數弟子,于朝堂,于地方,鎮壓一地,牧民一方,白蓮宮堪稱燧朝的骨架,這星斗殿上的一道沖天正氣,就是這幅骨架上最堅挺的脊梁。

    這星斗殿,也唯有修成浩然正氣之士子才能靠近,才能進入。

    這些年來,白蓮宮越發興旺強大,每一代都有無數弟子修成浩然正氣,只是真正能夠憑借自身力量,靠近星斗殿,踏入星斗殿的人,卻是越來越鳳毛麟角。

    星斗殿中,漫天星光閃爍,儼然一副太古的星象圖懸浮在大殿上方。

    三垣二十八宿,南斗北斗,文曲武曲,紫薇星辰,乃至殺破狼三大兇星……這些有名的星官星光如斗,高懸頭頂,放出熠熠光芒。

    無數雞蛋大、黃豆大、綠豆大、芝麻大的星光圍繞著這些有名的星官,化為一個個碩大的漩渦飛走盤旋,一**奇異的星光之力挑動了虛空,震蕩著歲月,大殿內充斥著一股荒古威嚴的神異力量。

    如淵如獄,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白蓮宮當代山長白素心站在星斗殿正中,瞇著眼看著漫天亂舞的星辰。

    在他頭頂,一方黑漆漆的硯臺上雕刻了兩顆血色的大字‘子曰’,正懸浮在頭頂丈許高的地方,放出一縷縷黑、紅氣息護住白素心周身,抵擋著星斗殿內那一股股純粹、潔凈、高潔、肅然的浩然正氣的侵蝕。

    是的,一如白蓮宮內無數借助‘正氣種子’修成‘浩然正氣’的弟子,白蓮宮的當代山長白素心,也是無法依靠自身養成的‘浩然正氣’,踏入這星斗殿。

    星斗殿,不認可白素心……這廝,和星斗殿寄存的那股真正的精神不符。

    唯有借助這塊上古文圣親自雕琢的‘子曰硯’,白素心才能鎮定自若的站在這里。

    長方臉,身軀魁梧高大,骨架極寬、極長,雙手雙腿的比例都比正常人長出一大截來。有人曾經說,白素心的這一副皮囊,就好像一根加寬加厚的戒尺,所以有人用‘戒尺君子’來稱呼白素心。

    戒尺者,文道法器。

    剛直、剛硬、剛正、森嚴。

    白素心很享受這個外號,雖然他在心底知道,自己其實并不是這樣的人,但是他非常享受這個外號。

    所以無論在哪里,只要能站著,他就絕對不會坐下。

    他一定要腰身挺得筆直,將自己這一副猶如戒尺的好身板展示在人前。更是要擺出一副嚴肅冷漠的面孔,讓天下人都知道,他是一個多么嚴格、嚴厲、嚴肅治學的正人君子。

    白素心靜靜的站在漫天星光下,認真的看著漫天旋轉的星光。

    等待良久,十幾點星光崩裂。

    星光炸碎,然后一點點極細的星光飄搖如雨,從大殿上空墜落。

    有白蓮宮的弟子隕落了。

    而且,能夠在星斗殿擁有一點星光作為象征,隕落的必定還是宮內有名有姓的精英弟子,并非那些野草一樣分布天下的普通門人。

    白素心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,輕聲道:“成了。”

    大袖一揮,白素心頭也不回的大踏步走出了星斗殿。說實在的,如果不是不得已,白素心平日里也絕對不會靠近這座太古傳承下來的殿堂。

    實在是,哪怕有文寶庇護,每次站在星斗殿中,白素心都感到心臟好似被雷劈一樣難受,一點先天元靈更是好似火燒一般,五臟六腑時刻受到那股堂堂正正的浩然正氣沖刷,每時每刻都好似被加以凌遲之刑,實在是難受得很。

    所以,白素心大踏步的沖出了星斗殿,然后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一股絕大的力量從身后襲來,星斗殿的浩然正氣在排斥白素心,逼著他向前加速走。

    子曰硯已經收回袖中,此刻正放出淡淡光芒,擋住了這股絕強的力量,白素心一步一步,四平八穩的,每一步的長寬大小都一絲不差的,邁著端端正正的四方步,從容鎮定的從星斗殿大門向外一步一步走去。

    如此從容,如此肅然,遠處數十名在星斗殿附近輪值的白蓮宮真傳弟子見到如此景象,不由得‘嘖嘖’贊嘆,遠遠的向白素心作揖行禮。

    白素心面無表情的向這些弟子看了一眼,一股絕強的壓力襲了過去,他冷聲道:“縱是在此輪值,也不可荒廢了學業。難不成,你們就傻傻的在這里帶著?有空傻站著,不如翻翻書……哪怕是最淺顯的《三字經》,多讀書,不會錯!”

    抬起頭來,看著天空,白素心沉聲道:“一寸光陰一寸金,于我讀書人而言,時間最是珍貴不過。生命有其極限,而學問卻是無涯。以有限的生命追求無極限的學問,不抓緊時光,可怎生了得?”

    數十名輪值弟子連連點頭,不斷稱是。

    白素心走到他們面前,停下了腳步,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傳令下去,今日在山門中的弟子,就用‘一寸光陰一寸金’為題,寫一篇‘時光論’。唔,最少三萬字,可多不可少,傳令吧。”

    一眾輪值弟子呆了呆,然后齊齊應諾。

    白素心滿意的點了點頭,揮揮大袖,身體一晃,一股澎湃浩然的浩然正氣化為一條寬有千丈,綿延百里的長河,卷著他筆挺方正猶如一根戒尺的身軀,朝著后山他的住處去了。

    在后山,一片種滿了蘭花、松柏的山嶺中,一座鄰水的山峰半腰,開鑿了一個山洞。

    洞外平臺上,修了幾棟小樓。

    樓內,居住了百來名青春貌美的侍女,這是日常為白素心服務的侍女。

    而山洞內,則是白素心日常起居之地,其中空間廣大,陳設素雅,看似普通平常,實則寸土寸金,哪怕一支普通的茶盞,都是有來歷的古董,價值連城。

    山洞內,除了白素心,還有幾位白素心的女弟子平日也住在這里。

    這些女弟子都是白蓮宮的核心真傳,一個個天資聰穎,資質過人,更兼生得天香國色、貌美如花,是從偌大的燧朝無邊疆域中精挑細選出來的頂級佳人。

    她們住在這里,自然是方便每日里隨時向白素心請教學問。

    今日這無名山洞中,除了幾個白素心的貼身女弟子,更多了一個高大俊朗,舉手投足之間有無窮威嚴的男子。這男子面容方正剛硬,下巴上蓄了三寸短須,威猛之中,也透著幾分儒雅之色。

    此刻他正站在一列書架前,翻閱一卷《房-中-秘》。

    這是白素心的私人珍藏,那是道門的一卷奇書,講究的是爐鼎龍虎,大藥抽填的絕技,內有無窮的樂趣,無窮的巧妙。這書平日里就這么放在書架上,但是除了極少數幾個人,比如說白素心的幾個貼身女弟子之外,絕無人敢翻閱這本奇書。

    包括山洞外的那些侍女,不懂事的,早就自動請纓,跑去邊疆和東南西北的妖魔鬼怪四大國朝的大軍作戰去了。

    漫天風雷之聲傳來,山洞外傳來了侍女們嬌柔動聽的呼喊聲。

    不多時,白素心就在幾個身量高挑,身穿白色長衫的侍女簇擁下,走進了這間平日里他讀書練字、修心養性、外帶調-教弟子的內書房。

    “風戎,來了。”白素心朝著站在書架前的男子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舅舅,來了。”燧朝大皇子風戎笑了笑,將手中的奇書放回了書架,向著白素心拱手行了一禮:“那裴鳳,已經被圈禁在了墨竹垸,舅舅放心,外人找不到那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素心點了點頭,冷然道:“已經有弟子隕落,呵呵。”

    搖搖頭,白素心坐在了平日里他讀書的書炕上,伸手從袖子里取出了一塊古色斑斕的黑白二色條紋的龜甲,掏出了三枚亮晶晶的金色銅錢放進了龜甲里。

    雙手搖晃著龜甲發出‘嘩啦啦、嘩啦啦’的聲響,然后手腕一抖,三枚銅錢飛出龜甲,落在面前的小書桌上,‘啪啪啪’三聲,穩穩當當的貼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哼,老禿驢……”白素心冷冷的看著面前的三枚銅錢,搖搖頭,又抽出了一把玉質的算籌,不緊不慢的計算起來。

    玉算籌之后,白素心又取出了一捆蓍草,又是一番折騰。

    如此,一連換了二十幾種卜算的工具,白素心終于一揮手,將這些東西全都收進了袖子里。

    “舅舅的卜算之道,可有進益?”風戎坐在書桌對面,含笑問白素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素心搖了搖頭,懶懶的說道:“卜算之道,小道兒,旁門左道,上不得臺面……,若非舅舅我當年在這些小道上面浪費了太多精力……嘖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也不用卜算。”白素心手指輕輕的敲擊著書桌,笑呵呵的說道:“紅蓮寺的那群死禿子,舅舅我不用卜算,就知道他們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,笑面佛現在肯定去找你二弟去了?”白素心微笑看著風戎。

    “剛剛收到的消息,笑面佛跟著老二去了他的王府。”風戎有點無奈的看著白素心:“舅舅,這不是多難打聽的事情,他們就沒想著遮人耳目。”

    白素心的臉微微一僵,有點難堪的瞪了風戎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說笑了。”白素心咳嗽了一聲:“這次的機緣,你一定要拿住……那么小一塊地,那么多人口,尤其是燧朝已經滅絕的‘盤古遺族的異類分支’,你若是拿住這次的機緣,神皇寶座,可就穩了。”

    風戎皺起了眉頭:“紅蓮寺,不是好對付的。尤其是老二,他也得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風戎面帶憂色。

    本來,他是正宮神后的嫡長子,天生的神皇繼承人,不出意外,神皇寶座脫不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可是風熵那個怪物啊……他崛起的速度太快,太驚人,以三百六十門大道入道,真是見了鬼了。尤其他背后杵著一座紅蓮寺,這就讓他更加難以對付。

    紅蓮寺的現世三佛陀,他們三人的意志,就是紅蓮寺的意志,風熵可以說,得到了整個紅蓮寺的全力支持。

    而白蓮宮呢?

    讀書人,心眼多,白蓮宮內,山頭林立。

    一座白蓮宮,數得上號的大勢力就有十七八股,加上那些自成一系的小勢力,白蓮宮分成了大大小小三五百個大小山-頭。

    哪怕風戎的親舅舅,當代的‘白素心’是白蓮宮的山長,可是他能掌握的白蓮宮的力量,最多不到白蓮宮的一成……

    用一成的力量,對抗整個紅蓮寺?

    風戎想到這一點,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。他上上下下的打量著白素心,這位舅舅,當年怎么不去當和尚呢?以他的手段,混一個現世三佛陀的位置,也是輕輕松松的吧?

    “放心,這次為了你,舅舅我也是下血本了。”白素心輕嘆了一聲:“白文,白武,這可是舅舅我的得意門生,他們帶著一百來個家族背景頗為雄厚的弟子,已經去了那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們,會死在那里。”白素心冷聲道:“他們會死在那里……包括白文和白武,都會死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死了,我們就占了大義的名分,加上他們背后的家族勢力齊齊發動,白蓮宮內的那些老家伙,多少也要賣他們一個面子。”白素心皮笑肉不笑的‘呵呵’了幾聲,輕聲道:“到時候,白蓮宮整個發動起來,聲勢比紅蓮寺只強不弱。”

    風戎呆呆的看著白素心,然后他輕嘆道:“犧牲太大了……白文,白武,可是舅舅你好容易培養起來的心腹,就這么犧牲掉了?”

    白素心悠悠的嘆了一口氣:“什么是心腹弟子?心腹弟子,就是在必要的時候,拿來犧牲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做‘犧牲’?‘犧牲’的本意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犧牲,就是祭品……通往神皇寶座的祭品……舅舅我,為人堂堂正正,剛直不屈,最是不喜歡用這種小手段,用這種陰謀詭計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奈何,紅蓮寺的禿子們咄咄逼人……為了白蓮宮的萬世傳承,舅舅我也只能……不擇手段了啊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kaitianlu/11892782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亲朋棋牌手游大厅官方下载 325棋牌游戏中心 深圳3D中大奖在哪里领 混合过关奖金计算器 福建31选7 老快3加奖 山东体彩直播现场直播 2018年幸运赛车直播 五子棋大师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 捕鱼王2下载安装大厅 曾道人中特网49222 3d跨度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公告 体彩20选5第18207期 天津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