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農門之樂:錦繡寶貝小嬌娘 > 第四十章 風雪乞討人

第四十章 風雪乞討人

    年子靜靜的看著睡著的月娘,月娘天生麗質難掩姿容,眉不畫而黑,唇不點而朱,以前的月娘不過徒有其表罷了,而現在的月娘每一個動作,每一次笑容,他都深深的烙印在心里。

    此時床上沉靜而美麗的月娘在年子的眼里是唾于可得的,可他真的要把月娘變成他的女人的?

    他的女人!月娘和他同床共枕有一月有余,雖未行夫妻之實,可該摸的他也摸了,還不是他的女人嗎?

    年子想到月娘肌如勝雪,滑如絲稠般的肌膚,就控制不住體內的一團欲~火,此一刻,年子不想再有理性了,他只想撩開被子就和月娘圓房。

    爬上床,年子側身去解冷閱的衣服,熟睡中的冷閱被人翻來復去很不舒服,索性貓著身子把衣服拉緊一把抱著枕著睡得更沉了。

    倦意困兮,誰還有心思去想男女之事,冷閱眼睛睜都睜不開。

    年子奮斗了良久,只脫了月娘一件外衣,被重重包裹的月娘身上何止一件外衣?

    他脫不了月娘的衣服,今晚注定敗性了。

    若月娘不配合,他強行也沒用,年子深知男女之事你情我愿的道理,壓了壓內火,緊貼冷閱的后背,也睡了。

    冷閱醒來時,年子睡的正香,也就沒吵醒他,下了床拿了外套,頭有些暈暈沉沉,年子說的沒錯,那酒雖好喝,但后勁還是很大的,說起來她都不記得自己是怎么回的房間,還有昨晚她感覺年子好像在脫她衣服,可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除了外套,其它的都穿戴整齊,不會是昨晚做的一場春夢吧?

    對了,那個霄大人呢?回去了嗎?

    冷閱出了房間,看到連老漢,問道:“爹,霄大人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回了,昨兒個跟年子喝的差不多,就差了他府上的下人打馬回去了,你放心,霄大人雖然喝的差不多,但他府上的下人在家里沒喝多少,不會有事的。”連老漢邊掃地邊回道。

    她有什么不放心的,霄大人來她比他們還意外呢,說到底她和霄大人加上昨日,也只見了兩次,頭次還是在他府上還是為了多賺點銀子做了回廚房,她哪知道那個霄大人哪根筋不對,突然跑到她家里來了,還送了好些禮。

    “這些菜熱熱給邱嬸送幾盆去吧,再看看村里還有哪些人愿意要的,讓他們自己到家里來端,留下那么多菜,我們也吃不完。”冷閱看著油水十足的冷菜一邊下鍋一邊交待連老漢道。

    連老漢應了一聲,看冷閱做事勁十足,年子還未起床,眼角笑意藏都藏不住,看樣子年子和錦繡娘是圓房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熱著,我去村里問問,留些好吃的菜給邱嬸,別給他們拿了。”連老漢把地上的垃圾清了清,就拍了拍身上的灰,笑道。

    冷閱回頭沖連老漢一笑,“爹,放心!我給邱嬸留著呢。”

    “看這天陰沉沉的,怕是要下雪了。”連老漢嘀咕了一聲。

    去河邊洗衣服的肥嫂聽到大家議論昨兒個縣令大人親臨連家的事,那是說的沸沸揚揚,原先好幾個看不慣沈妖精的女人都羨慕連家,新房進火居然能請到縣令大人親自光臨,那是何等的有面子。

    肥嫂一聽這些人的話,撇著嘴嗤之以鼻道:“這種靠賣身得來的面子也只有連家這種外來戶不要臉的好意思顯擺,換作別的人家,躲都躲不及,還會把姘頭請進自己家里。”

    有人聽不進去了,這肥嫂也太刻薄了,不屑的頂她:“肥嫂,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,那年子媳婦進咱們村也有兩年了,雖說她這個人吧,以前是愛打扮,可現在人家自打年子受傷后,不也跟咱們一樣,踏實本份的做事嗎?再說了,你昨兒個是沒去吃連家的飯菜,那做出來的味道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廚做的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肥嫂瞪了眼頂她的人,哼道:“就你一年四季窩在這山溝溝里的婆娘,你啥知道縣城里的大廚炒的菜是啥水平?你吃過嗎?沒吃過就別在那里瞎嚷嚷,到連家吃了頓飯就腰骨頭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個幫著年子媳婦說話的人被肥嫂哽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是,她是沒進過城,這輩子都呆在廟山村,可人家年子媳婦炒的菜確實好吃啊,村長還有杜師傅見過世面的人都這么說。

    蹲在她旁邊的洗衣服的另一個人拉了拉她,搖了搖頭示意她別和肥嫂一般見識,她們這幫女人,就肥嫂是城里下嫁來她們村的,后來年子一家搬到這里,大家看到年子媳婦衣著穿戴的與這村里人格格不入,大家開玩笑猜年子媳婦肯定是城里的某富貴人家的女兒,被年子拐到這里來了。

    當時肥嫂聽著就不樂意了,從那時起,肥嫂有意無意的針對年子的媳婦,現在想想,這肥嫂是有意排擠年子媳婦,只要年子媳婦跟村里的哪個漢子說了話,她就立馬跑到那漢子婆娘那里告狀說年子媳婦不安份,想勾搭誰誰誰,久而久之,她們也就信了,跟著肥嫂一起針對年子媳婦。

    可昨兒個真正和年子媳婦接觸后,人家哪有這樣的想法,她下鍋炒菜,村里的漢子們負責打菜,大家有說有笑的,哪里勾搭誰了,她們這幾個幫廚的女人們完全是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“石頭娘,你昨兒個跪見縣太爺的時候,可有看到縣太爺長啥樣?”拉石頭娘的江子媳婦故意挑話道。

    “沒仔細看,起來的時候只看了個大概的背影,縣令大人長的有七尺之高,從背影看年齡不大,長的一表人材的模樣。”石頭娘捶著衣服回道。

    江子媳婦咧著嘴笑,“我偷偷的看了,那縣令大人長的真是俊,模樣大概也就二十出頭吧,穿的是上好的絲稠,當時我都看驚呆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。”石頭娘拿手戳了一下江子媳婦,笑罵道:“你不怕你家江子聽到打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打我干嘛,要是縣令大人那么俊的后生能看得上我這種婦人,那我家江子嘴都笑咧了,我家祖上還不冒青煙啊。”江子媳婦開著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河邊的女人被江子媳婦一逗,大家笑成一片。

    昨天見過縣令大人的人都知道,就憑縣令大人那副模樣,也不可能會找年子媳婦這樣的村婦,人家有頭有臉,關鍵是還未娶親,怎么可能會看上年子媳婦這種有夫之婦的女人呢,用腳趾頭想想也不可能嘛,聽說縣令大人進屋時可是當場夸了年子媳婦廚藝了得,有人親耳聽到的。

    就肥嫂那種以為自己見過點世面說三道四的毀人家年子媳婦的清白。

    “一群沒見過男人的蠢女人。”肥嫂見她被大家孤立了,咬牙罵了這些女人。

    江子媳婦和石頭娘還有幾個婦人笑笑,肥嫂是什么人,大家相處了有十幾年了,對她也是見怪不怪,她們是沒見過男人,見來見去也就村里的幾個漢子,突然見到像縣令大人那種從畫里走出來的俊男,她們就垂涎了咋樣?

    難道她們想想都不行啊。

    連老漢跑來河邊喊了一嗓子:“各位大嫂們,家里還有些剩菜,你們誰要的就來我家端,送我就不送了,我老漢也不知道你們誰要誰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,我要!”女人們聽到連家分剩菜,忙放下手里的衣服跟著連老漢去了連家,生怕晚了就沒了。

    肥嫂一個人孤零零的蹲在河邊氣得使勁砸衣服出氣。

    連鐵牛媳婦和祥嫂都跟著去了,真是丟臉。

    其實也不怪鐵牛媳婦和祥嫂沒‘骨氣’,昨天她倆從肥嫂家里出來,她們的男人帶了盤小炒回來,那味道的確好吃,她們壓根就沒吃過這么好吃的菜,今兒聽到連老漢說他家還有剩菜,能不跑快點嗎。

    還沒到午時,天上就洋洋灑灑飄起了雪花,看著鵝毛的大雪說下就下,冷閱把家里也清理的差不多了,接下來她就開始把后院的雞蛋孵一孵,來年家里也不愁經濟來源了。

    地上的雪越積越厚,才吃過午飯,廟山村鋪上了厚厚的銀妝,真是美。

    冷閱帶著倆孩子在院子里打雪仗堆雪人,玩的那叫一個不亦樂乎,年子和連老漢坐在屋檐下看著她們母子三人在玩,享受著寧靜午后,這樣的天倫之樂他連家恐怕是要天天上演了,真是歲月靜好啊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屋外有人敲門。

    冷閱聽到敲門聲,便讓倆個孩子自己去玩,走到門邊吱呀一聲打開了門。

    敲門的是一女乞丐,看樣子好幾天沒吃東西了,蓬頭垢面的,看到冷閱,就跪地乞求道:“這位夫人行行好,給口吃的吧。”

    看到這樣風雪乞討人,冷閱好心的把她扶起,拍了拍她頭上的雪,禮貌的把人請進屋,“大姐,你進來吧,家里有吃的,我先倒杯熱水給你喝,先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心人啊,好心人。”女乞丐哈腰跟著冷閱進了屋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,能遇到一家好心之主給口熱菜熱飯吃,還把人請進屋里的,是她乞討多年極少遇到的大善人。

    女乞丐剛走進院子,看到錦兒時,就愣住了,接著跑到錦兒身邊一把摟住倆個孩子,哭的那叫一個傷心:“我的孩子,我可憐見的孩子啊,娘找你們找的好辛苦啊。”

    不光冷閱怔住了,連老漢和年子聽到女乞丐的聲音,嚇得臉色都變了,還沒細看那人是不是她呢,只見女乞丐站起看到他們,號啕大哭起來:“爹,年子,你們怎么搬到這里來了,叫寶芳好找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年子,年子。”那個叫寶芳的女人張開雙手撲向年子,年子黑著一張臉想躲又沒地方躲,就這樣被她抱的死死的,又樓又親的哭喊道:“我的夫君,我的夫君啊,你啥站不起了呢?”

    夫君?

    冷閱的臉色一沉,定眸看向年子……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nongmenzhilejinxiubaobeixiaojiaoniang/10174781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博远棋牌唯一官方网站 吉林快3 北京赛车公式规律论坛 开元棋牌炸金花透视 棒球规则下载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器 金博棋牌官网下载app 优艺直播 刷球 赚钱 河南22选5最近40期开奖 pk10猜冠军定位胆 欢乐升级 脉动棋牌手机客户端 去海上捕鱼赚钱吗 今天30选5开奖结果 360广东11选5走势图 大乐透开奖结果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