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農門之樂:錦繡寶貝小嬌娘 > 第五十八章 夫妻擺攤

第五十八章 夫妻擺攤

    冷閱用了吃奶的力,也沒能打過年子,最后又被他乖乖的弄上床,給她洗臉擦腳,抱了她一晚,好在沒動她,不然等她能活動了,她怎么也得找年子拼命。

    二婚的男人,真想拿刀切了切了他。

    連老漢果然向著他兒子啊,繡兒這幾天都是跟她睡的,今晚就這么識時務的把繡兒帶他房里睡了,冷閱在這個家里面,盡受‘欺負’,沒一個幫她的,連繡兒都是。

    凌晨一大早,冷閱睡醒,感覺身體能動后,冷閱推了推身邊的男人,“抱夠了沒有?起了,不用做事的。”

    這男人真的不是一般的煩,很令人討厭的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連浩睜都睜不開眼睛,往冷閱的胸前一靠,“你讓我緩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“走開,我是你娃娃啊,想抱就抱,想靠就靠。”冷閱頂著年子不讓他靠過來。

    “不是娃娃,是女人,我的女人。”連浩笑著跟冷閱對上勁了。

    不過冷閱勁再大,也沒連浩的勁大,最后不是連浩靠上他,而是冷閱又一次被他箍進了懷里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女人,你女人在錦兒的廂房呢。”冷閱氣呼呼的道。

    連浩身子一僵,臉上的笑臉瞬間沒了,換成冰冷的殺氣,而此時的冷閱感受到年子身體的變化,原本就生氣的心情,現在更受傷了,眼睛一紅,一腳踹開年子,從被窩里起床穿衣。

    “月娘。”連浩柔聲的喚道。

    “別叫我!”冷閱真的恨死年子了。

    連浩見冷閱真生氣了,趕緊穿衣起來,跟在冷閱的身后,一臉無辜問道:“你怎么了?又生我氣了?”

    “滾!殺你的心都有。”冷閱不明白自己情緒為什么這么大,其實年子做的已經夠好了,萬寶芳來她家的那天起,年子除了留了她下來,答應給她一百兩,連個正眼,好臉色都沒有,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照顧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可盡管這樣,冷閱還是生氣,她就是生氣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連浩像沒聽到冷閱警告似的,更靠近冷閱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一天到晚別哦哦了,聽著咋那么煩呢。”一聽到年子遷就她順著她的哦聲,冷閱就忍不住發火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連浩幫著冷閱把牛奶放鍋里燒熱。

    冷閱要瘋了,偏又拿這個年子無可奈何,氣到最后,冷閱也氣不下去了,倆人一早就把牛奶酥糕切好塊,就等下鍋油炸。

    連老漢也醒了,但看到他們夫妻一邊吵著架,一邊忙著事,也懶得去幫忙,回房里又睡了個回籠睡,這一睡,天都已經大亮了。

    連老漢再次醒來的時候,哪還有浩子和月娘的身影,連老漢在廚房找了一下,除了盤里裝了一大盤冒著熱氣的牛奶酥糕,是月娘留著給倆孩子吃的,別的都沒了,連老漢笑了笑,這個月娘,嘴上說不讓浩子陪她上鎮,這會還不是被浩子纏去了。

    看到浩子和月娘這對夫妻如此恩愛,連老漢心里很是欣慰,這平常人家,夫妻間本就是吵吵鬧鬧,一條心的把日子過好,這才是真夫妻。

    想到浩子的娘,以前總嫌他不洗腳上床睡,浩子娘也是一邊罵他,一邊幫他泡腳,那個時候的他,嘴上總咧著笑。

    連老漢回想過去嘆了口氣,點火給孩子準備點早餐。

    冷閱把擺攤的東西放上老秋頭去鎮上的牛車,就不理年子了,老秋頭看這對小夫妻一個臉上生著氣,一個臉上笑嘻嘻的,感覺好笑,問道:“咋了,小兩口又鬧別扭了?”

    “秋叔,孩子娘嫌我昨晚沒表現好。”連浩纏上冷閱能跟她去鎮上,心情特好,跟老秋頭開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老秋頭爽朗大笑,“年子,那就是你的不對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什么。”冷閱捶了年子一拳,怒罵道:“你欺負了我一晚,還不準我生氣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這下兩個男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冷閱的臉紅到了耳根,她怎么那么笨,接什么話呀。

    “年子,月娘是個好女人,你可要把握好,前頭的那個,該棄了就棄了。”老秋頭對連家的事也是知道一二的,村里人現在誰不知道連家這點私事。

    年子以前的婆娘嫌年子家窮,跟了一個表面有錢的男人跑了,還把年子的銀子都拿走了,拋夫棄子的女人,向來是大家心中不可饒恕罪責。

    要是換作一般男人,早把這樣的女人沉塘了,但邱嬸說的也對,那女人必竟給年子生了一兒一女,這樣當著孩子的面把孩子的親娘殺了,對孩子是太殘忍了些。

    “秋叔,你放心,我這輩子都會對月娘好的,是我欠她的,以后不管她怎么我,我都打不還手,罵不還口。”連浩看著冷閱的眼睛承諾道。

    冷閱眼里藏不住笑,但嘴唇卻緊緊的抿著,她不能讓年子看出她聽到他的話心里雀喜的樣子,說實話,年子這樣的男人還是很有擔當的,除了他是二婚外,冷閱看不出年子做為一個男人,還有什么缺陷。

    這人活在世上,總歸很難完美,冷閱發現年子就這樣在生活的點滴中,打鬧中,不知不覺得走進了她的心里,看過自己媽媽苦苦等待她爸的感情,冷閱發誓這輩子不找有錢的男人,不著家的男人,吵架后摔門走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爸幾婚了?冷閱不想去算,總之,在她媽媽之前,有她姐冷靜的媽媽,因為受不了冷總的薄情,自殺了,冷總娶了冷閱的媽媽后,冷大總裁在外面跟別的女人都把冷寂生下來了,冷閱媽媽生了她,看到冷閱是個女孩,為了保住冷夫人的名銜,瞞著她爸,把她寄養到鄉下去了,直到最后,冷閱的媽媽都沒能為冷大總裁生下一個兒子,而冷寂的媽媽都生了冷琳,毫無懸念的在冷閱媽媽患上癌癥的那天穩坐了冷夫人的寶座。

    她媽媽的這一生,冷閱看在眼里,十七她回了冷家,也見識過她爸的花心,盡管她爸爸對她們這些子女是好的,但冷閱一點也不想在冷家做什么二小姐,剛滿十八歲的那年,她參了軍。

    卻不想自己這么早死,死了也好,她沒什么牽掛的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連浩見冷閱笑著笑著,心思就飄得很遠很遠去了,她是想到她的前世了嗎?

    既然還魂做了他連浩的妻子,連浩希望月娘把前世的事都忘了,看到月娘眉心蹙成了結,連浩想月娘的前生并不好過,應該受了很多苦吧?那今生就讓他連浩好好的照顧她一輩子吧,他絕不讓他的月娘受一點委屈。

    “哦,沒什么。”冷閱回神朝年子笑笑道。

    連浩把冷閱的小手放在自己溫熱的掌心上,“嗯,別怕,有我!”

    他無法明著去問月娘的前生,但也想讓月娘明白,他是她的依靠。

    冷閱拿眼看了看年子,感覺年子說話莫名奇妙,卻又聽著很舒服,一個男人對自己的女人說別怕,有我!是一種安全感,更是一種責任心。

    “鎮上到了!”老秋頭把牛車停下,對年子夫婦說道。

    “下車了!”冷閱先跳下牛車,跟老秋頭把擺攤用的東西搬下來。

    搬完東西,老秋頭對年子和冷閱提醒道:“回村的時辰你倆都知道了,擔誤了時辰,我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秋叔!”年子點頭應道。

    冷閱開始燒火,一邊燒火一邊問:“年子,你把萬寶芳定了穴,萬一穴解了,爹管不住她怎么辦?家里可要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那穴道不到天黑,也別想解開。”年子幫著加柴回道。

    “這么久?”冷閱不相信道。

    連浩輕松答道:“要不哪天給你試試?”

    “別。”冷閱連擺手,“我試了幾回了,以后你再點我穴,我跟你急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你乖不乖。”連浩笑道。

    “變態。”冷閱氣的白了連浩一眼,要不是連浩把萬寶芳定住,她才不讓他跟著來呢。

    油燒開,冷閱拿出切好的牛奶酥糕丟進鍋里,邊炸邊叫賣:“又香又脆的牛奶酥糕,兩文錢一塊,不好吃不要錢了。”

    連浩一聽冷閱叫賣,也跟著扯起嗓子學冷閱:“又香又脆的牛奶酥糕,兩文錢一塊,不好吃不要錢了。”

    路上的人聽到叫賣聲,有幾個是昨天吃過冷閱牛奶酥糕的,昨天冷的都這么好吃,現炸的那豈不更好吃?

    “真香啊。”路人聞到香味,都被吸引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排隊,排隊,大家別擠,有油,別燙到你們,帶好自家的孩子。”連浩見人越來越多,主動維護起了次序。

    從早上賣到了正午,冷閱的攤位都沒停過,買牛奶酥糕的人絡繹不絕。

    斜對面專賣糕點的御珍坊從開門到現在,除了賣了點馬蹄糕之外,一上午都沒點生意,一打聽,才知道這街上有人在賣一種什么牛奶酥糕,大家都跑去那兒買了。

    劉府老三媳婦過來查帳,見店里的柜上一上午才賣出一兩銀子,氣得罵掌柜,“你這生意是怎么做的?平日里不都有個八九兩現銀的嗎?”

    掌柜苦著臉,回道:“夫人,真不能怪小的,這街上來了個擺攤的,賣一種什么牛奶酥的糕點,我們店里好幾個客人都跑那買了,我問過了,那糕點味道不但好,還便宜,才兩文錢一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味道好,味道再好,有我劉府御珍坊的糕點味道好?我劉府的太祖爺可是圣上親用的御廚,太祖爺告老還鄉后,圣上御賜了這塊匾,一個小小的擺攤,竟能搶了我劉府御珍坊的生意,要是傳出去,豈不讓人笑掉大牙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掌柜的不敢反駁,只好哈腰點頭認同。

    “哪個鄉下婆子在這街上擺攤?你都不知道找人把她攤位砸了嗎?”劉府三媳婦點著掌柜的頭訓道:“這種事難道還要我教你?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nongmenzhilejinxiubaobeixiaojiaoniang/10174799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足球指数旧版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a股指数 上证指数 2017北京赛车pk10高手 114888红姐心水论坛 足彩进球彩计算器 广东26选5 自己的照片怎么做表情包赚钱 25选5开奖号码 亲朋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大乐透双码分布图 6场半全场18093 雪缘网nba比分直播 捕鱼来了弹头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昆明 秒速时时彩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