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農門之樂:錦繡寶貝小嬌娘 > 第九十九章 替我收尸

第九十九章 替我收尸

    很多人聽到死人后,都跑去看,冷閱湊上前,看到是兩位姑娘衣冠不整的躺在地上,四目睜大,散光的瞳孔已沒了任何生氣,想來剛咽氣不久。

    連浩看到大妹小妹的尸體,怔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別嚷了,這銀子給你。”陳師爺從花船上下來,拿了兩錠銀子給媽媽,“她們自己要尋死,關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是她們自己尋死,不關陳師爺的事。”媽媽有銀子拿,自然不在嚷嚷了,反正這春花秋月是活不成的,早死還能早投胎呢。

    陳師爺撥開人群,氣哼哼的走了,大家一聽,原來死的是花船上的姑娘,也沒什么好看的,像她們這種姑娘,死了也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喲,這不是昨兒來的貴客嗎?”媽媽看到連浩,熱情的迎了上去,“春花秋月雖死了,但媽媽這里還有很多姑娘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誰呀?”冷閱推開媽媽,斥問道。

    媽媽看了看冷閱,對連浩說道:“今日你帶了娘子,那媽媽我就不打擾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就上了船,也不管地上的兩具尸體。

    冷閱見連浩一直盯著尸體沒說話,問道:“你認識她們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連浩輕輕點了點頭,“我想買兩副棺材把她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冷閱也不想這倆位姑娘露尸街頭,“我這就去買。”

    “這位公子,想不到挺多情啊,才玩了一次,就這般難過要為她們收尸了,小心哦。”媽媽意有所指道。

    冷閱聞言,看向連浩,“她剛才說什么?你跟她們……”

    “月娘,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連浩急急解釋,想去拉冷閱,卻被冷閱直接甩開,“你讓我惡心。”

    說完,氣的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連浩恨恨的朝媽媽瞪了一眼,媽媽縮了縮脖子,讓劃手趕緊離開,她答應春花秋月的事已經做到了,接下來就看那個男人幫不幫她們報仇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是何苦?”連浩檢查了大妹和小妹的尸體,雖有傷痕,卻不致命,很明顯是吞藥自殺的。

    剛才那個媽媽叫的那么大聲說打死人,到是像刻意吸引他似的,他救了她們一命,也給了機會讓她們報仇,她們竟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,以為他看到她們慘死,就會打抱不平殺了陳師爺的大舅子?

    安葬了大妹小妹,連浩想著月娘還在生氣呢,匆匆回了客棧,結果房里哪有月娘的影子。

    連浩找來小二問,小二都說沒見到月娘回來。

    “去哪兒了?”連浩找了很多地方,也沒看到月娘的身影,心不免慌了起來。

    王子玉去了陳師爺的別院,說了來意后,就讓陳師爺的家奴把萬寶芳的包袱拿來給他,可別院里的家奴誰也沒見過萬寶芳把她的包袱放哪兒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,幾個房間都找了,也沒找到萬寶芳的包袱。

    “草她娘的。”王子玉沒能如愿的拿到萬寶芳八十兩銀子,一路罵咧咧的回了牢房,這個死賤人,竟敢騙他,看他怎么弄死她。

    萬寶芳兩眼空洞的望著黑暗無邊的牢房,此時,她真的后悔了,她不該貪得無厭,老天安排了那么好的男人給她,生了一雙可愛的兒女,公爹對她又好,她……為什么要跟王子玉跑?

    為什么去信那個王子玉的話,還把年子害死,這一切都是報應,報應。

    “還沒死呢?”沒死就好,今天無任如何也要從萬寶芳的嘴里問出那八十兩的下落。

    王子玉的臉印入萬寶芳的眼簾,這是一張比女人長的還好看的臉,若不是王子玉刻意掩了相貌,打扮一下,連月娘都能比下去。

    月娘,她真的是個好女人,對她的兒女比對親生的還親,細心的照顧著錦兒繡兒,給他們吃好的穿好的,為了他們,連自己的命都不顧,反而她,真的沒資格做娘。

    萬寶芳悔不當初,眼淚從她眼里一滴滴劃落下來,年子,陰漕地府,我來還你……

    “現在后悔了?”王子玉看著萬寶芳泣不成聲,那淚水跟線似的浸濕了兩邊的鬢發,撇了撇嘴,“你反正是活不成了,萬寶芳,不如你死之前把那八十兩銀子給我,我還能給你買副棺材立個碑,燒些紙錢給你,讓你下輩子投個好人家,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王子玉。”萬寶芳頜動著干裂的嘴唇叫了聲玉子玉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子玉納悶的應道。

    萬寶芳平靜的看著王子玉,嘴角滲著一絲柔和的笑意:“那八十兩銀子,被我藏在陳師爺別院門后的筐里,我不指望你能幫我收尸,我只希望你拿到銀子,能捎個信到眾山縣的廟山村,告訴我兒連錦,讓他替我收尸吧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最后一句,萬寶芳抑制不住內心的難過,撕心般的悲慟泣哭著。

    王子玉怔怔的望著萬寶芳,不知為何,內心觸動了下,木訥的點了點頭:“放心,我拿到銀子一定捎個信給你兒子,我若騙你,天打雷劈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!”

    萬寶芳用力起身,王子玉托了她一把,“你起來干嘛,你傷的這么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該走了。”已悔過的萬寶芳苦笑著,笑著笑著,她突然大吼一聲:“年子,我來陪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血花四濺,王子玉臉上感到一絲溫熱,摸了摸,鮮紅的血極為刺眼,萬寶芳死了,那么怕死的女人竟然會用如此慘烈的死法結束了自己的一生,王子玉嚇懵了。

    獄卒們進來,看到王寶芳的尸體,嫌惡道:“自盡了?”

    “拖出去,拖出去,扔亂葬崗。”

    王子玉看著這些獄卒把萬寶芳的尸體拉出了長長的一條血痕,突然胃里一翻,“嘔……”

    吐了很久,王子玉才踉蹌著從牢里出來。

    何旭面前擺了五具尸體,五人身上都有不同的傷,生前都拼了全力博命。

    一半掩面具男人雙手抱臂,目光極冷的說道:“大人,此事我已給你辦妥,給錢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女的關哪兒?”何旭去拿錢。

    “按照大人的吩咐,鎖在南城的小木屋里。”面具男冷冷回道。

    “辦的好……”何旭把定價好的銀子遞給面具男,剛要說下次再合作,那人拿了銀子就不見了。

    何旭嘖嘖兩聲,感概道:“柳相派來的高手果然不一樣!”

    “寫信吧,告訴霄稷月娘失蹤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nongmenzhilejinxiubaobeixiaojiaoniang/10174840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极速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彩票控股 中国竟彩首页计算器 极速快3 开外贸网店多久会赚钱 排列七中奖规则 北京赛车大亨官网 _百家乐用品 qq新快3 亲朋棋牌游戏大厅登录 老版东方 北单比分奖金怎么算 倩女幽魂的游戏赚钱不 天津时时彩软件 一定牛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3d试机号30期开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