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農門之樂:錦繡寶貝小嬌娘 > 第一百零三章 母子情深

第一百零三章 母子情深

    冷閱打聽到萬寶芳的尸體讓獄卒扔到了城外的亂葬崗,便買好了棺材衣服紙錢香之類的一應用品,陪著錦兒來安葬萬寶芳。

    見到萬寶芳尸體時,冷閱差點吐了。

    “娘,找到我娘的尸體了嗎?”錦兒站在上面,不敢往下看,下面全是沒人認領的尸體,有的已經發出陣陣惡臭,錦兒都快熏暈了,要不是有娘在,他真不敢一個人來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錦兒,我馬上就好。”冷閱不想萬寶芳這狼籍的模樣讓錦兒看到,從背上拿起新買的衣服給萬寶芳穿上,又用自己身上的絹帶把萬寶芳撞塌的頭包好,弄好后,冷閱這才抱著萬寶芳的尸體上去。

    錦兒摸著萬寶芳冰冷的臉,跪在地上痛哭。

    冷閱不禁動容,眼淚也跟著直掉。

    “娘,我們選個地方把我娘安葬了吧。”錦兒哭了好一會兒,抬起頭道。

    “錦兒。”冷閱難過道:“你若想把你娘安葬在廟山村,娘可以雇輛馬車把你娘運回去,以后清明寒節你也可以好祭祀你娘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錦兒擦了擦眼淚,咬著唇道:“爹已經安葬在了廟山村,娘生前把爹害的那么慘,我又怎么可以讓娘下輩子再害了我爹。”

    冷閱一把摟住錦兒,心疼的五臟六俯都快糾起了:“錦兒,好孩子,這些痛苦本不該是你來承受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寧愿錦兒像繡兒那般天真燦漫,也不要他如此懂事。

    坑是冷閱和錦兒一起挖的,這里山水秀麗,寧靜而怡人,把萬寶芳葬在這里最合適不過,坑挖好后,冷閱讓雇來的幾個人把萬寶芳的棺材抬上了山,和錦兒一把土一把土的添好,立好墓碑,錦兒點香,叩了三個響頭,“娘,下輩子你投個好人家,一輩子吃穿不愁,生活無憂,錦兒讓娘給你買了很多很多的紙錢,你投胎去吧,以后好好的重新做人。”

    說完,錦兒把帶來的紙錢放進火盆里燒了。

    直到燃完最后一片紙錢,錦兒脫下孝服,拉著冷閱的手說:“娘,我們回去吧,爺爺和妹妹還在等我們呢。”

    “錦兒。”冷閱有些話還是想跟錦兒說清楚:“娘可能不跟著你爹了,娘想離開連家,自謀生路。”

    原以為錦兒會問為什么,卻不料錦兒異常平靜道:“娘,不管你去哪兒,錦兒也不會忘了你是我娘,養育之恩大如天,錦兒不敢忘。”

    “錦兒,我不會離你太遠,我只是不愿和你爹在生活下去罷了,我還是你娘,娘還要賺錢給你念書呢。”有錦兒繡兒這倆個孩子,冷閱哪舍得離開他們。

    “那娘就把我帶著吧。”錦兒把頭埋進冷閱的懷里,哽咽道:“錦兒不愿和娘分開。”

    是啊,他就算不跟連浩過了,她也是可以把錦兒繡兒帶在身邊的。

    公堂上!

    何旭找來獄卒的證詞,證明萬寶芳在自盡之前曾喊過她要下去陪連年的話,由此可證明,堂下所跪之人正是充軍逃匿回來的連浩。

    “這些獄卒本官若沒記錯的話,他們是看管男牢的獄卒吧?難不成萬寶芳死前被何大人關押到了男牢里?還有,這些獄卒都是大人的人,我朝早有明令,官府人員是不能代原告控訴被告的罪行的,何大人可別犯這樣的低級錯誤,讓百姓笑話。”事情到了這一步,霄稷對此案不管也不行了,這個何旭的所做所為實在是太過分了。

    何旭連被霄稷硬梗了三次,心里憋了一團火都快要氣炸了,瞪了陳師爺一眼,重重的拍了下驚堂木宣布道:“退堂!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何大人。”霄稷攔住何旭,“何大人這么草率的退堂,那這件案子大人以后是審還是不審了?總該有個說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本官再找到證據,自然要審。”何旭氣道。

    霄稷冷哼道:“原告都無緣無故的在你牢里死了,這件案子何大人該如何審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何旭氣結,轉頭就對陳師爺說道:“結案。”

    陳師爺起草文案,因證據不足,連浩當場釋放。

    “霄稷,你我之間的仇今日算是結下了。”何旭回到房里,氣的把他柜上的青瑤瓷都給摔破了,等反應過來,看到一地的碎片時,何旭心疼的直抽自己的巴掌:“我的五百兩銀子……”

    霄稷找了很久也沒找到他的屬下,就問冷閱:“月娘,你可看到一個身高七尺,額上有道疤的男人?”

    “見過。”冷閱想想回道,霄大人說的那人不正是救她的那個人嗎?難道?

    “奇怪了,按理說霄飛他應該暗中護著你們,有什么事幫你們打點才是,他怎么就不見了呢?”霄稷撓著頭自語道。

    冷閱聞言,頓時吃驚,“那人是你派來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霄稷不知道月娘為何如此驚訝,他派個人來暗中護著他們,很奇怪嗎?

    “對不起!那個霄飛他是為了救我而死的……”冷閱難過把她被人綁架之事如實的告知給霄稷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。”霄稷聽后,嘆了口氣道:“月娘,你也別難過了,霄飛的死不關你的事,他是何旭那個奸人給害了。”

    霄稷萬萬沒想到,何旭為了引他過來,竟如此不擇手段,還把他的人給殺了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!”盡管霄稷說不關她的事,但冷閱還是很難過,必竟那是一條人命,她真的沒想到霄稷竟派人這樣保護她,這份情,她實在無以為報。

    “別難過了。”霄稷把冷閱摟進懷里輕撫著她的背安慰道。

    門外的連浩看到這一切,怔怔的站在那里,他就知道,遲早有一天月娘會喜歡上比他優秀百倍的霄稷的。

    回到眾山縣,冷閱住進了霄稷的縣衙,她是實在不想和連浩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了。

    自從看到萬寶芳尸體,冷閱就更覺得連浩不是一般的狠,只怕這個陰影她一輩子也揮之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縣衙的鼓鐘響了好幾聲。

    霄稷換好官服,對冷閱說道:“你把這當自己的家一樣,隨便些,我去處理下公務就回來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冷閱被霄稷關心的有些羞赧,只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。”霄稷拿手在冷閱早已紅透的小臉上輕輕的捏了一下,這女人害羞起來,挺可愛的。

    冷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就紅臉了,自打她知道霄飛是霄稷派來救她的人后,她的心突然就莫名的悸動,每次見到霄稷,不免心生歡喜,害羞起來。

    霄稷走后,冷閱看著霄稷辦公的地方,說不出的親切,要是錦兒長大了,也像霄稷一樣這楠木椅上辦公,一定和霄稷一樣英俊帥氣吧?

    冷閱坐在霄稷辦公坐的楠木椅上,單手托腮,霄稷俊美的臉兒浮現出來,他笑的真好看,薄唇勾起,有些慵懶又很性感,使人不免想入非非,真是討厭。

    唉,她已是嫁作人婦之人,雖拿了休書是自由之身,也不知道霄稷心里是怎么想的,古代的男人應該比現代的男人還更在意處~子之身吧?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這般入神。”霄稷進門,月娘都沒發覺,便敲了敲桌子。

    “你回來了?”冷閱回神,見霄稷俊美的臉兒湊近她面前,四目相對,冷閱很是慌亂,先低下了頭。

    霄稷笑笑,勾起冷閱的下巴,調戲道:“你還沒告訴我你剛剛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沒想什么呀。”冷閱又不爭氣的臉紅了起來,真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,丟臉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說我也知道。”霄稷越發覺得這個月娘好玩了,以前對他一直都是不冷不熱的,現在突然在他面前嬌羞起來,還不是對他動了情?

    “剛剛縣衙是何人擊鼓啊?”冷閱的心思被洞穿,只好轉移話題。

    “連浩擊的鼓,他要狀告翰縣何大人欺壓百姓,我接了,不過我是讓他以連年的身份狀告的,你不用擔心。”霄稷知道月娘就算離開了連家,她也還是會關心的,所以拍了拍她的手寬慰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瘋了?翰縣的事剛完,他就跑你這兒擊鼓,還嫌不夠折騰啊?”霄稷在翰縣為了幫他,把那個何大人都得罪了,他不感謝也就算了,還跑到霄稷的縣衙狀告何大人,這不是明擺著要把霄稷往死里逼嗎?

    霄稷與何旭同屬平級,如何動得了何旭?何旭頭上有柳相,霄稷哪怕有個四品的爹,也是斗不過他們的呀。

    “你也真是的,干嘛接他的案子?”冷閱埋怨道:“你已經幫了他那么多,讓他回去好好過日子罷了,這事牽扯朝中相爺,不是你能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。”他霄稷才不怕呢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老爺讓你回去。”霄府的陸管家見月娘也在,著實驚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這就回去。”霄稷站好,理了理身上的官服,道:“正好我也有事找父親商量。”

    陸管家陪著霄稷出了縣衙,一路朝楊界鎮方向打馬飛奔而去。

    霄稷進了他父親的書房,見父親正在書寫,便行了個禮,叫了聲:“父親。”

    霄恒放下手中的筆,冷著臉向霄稷走來,剛抬起手,見自己的兒子閉上眼睛,像是早有心理準備他會動怒打他,霄恒嘆了口氣,終究落下抬起的手,道:“兒,為父不防告訴你,連浩能順利逃出戰場,是為父一手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nongmenzhilejinxiubaobeixiaojiaoniang/10174844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如果彩开彩现场 手机提取黄金赚钱方法 上海福彩投注平台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宁夏十一选五 福建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八仙过海福彩app 江苏11选5全天稳定计划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 本站新疆喜乐彩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pk10 铁骑冲锋怎样赚钱 澳洲幸运5是国家开奖吗加 21点游戏中文版下载 王者捕鱼下载手机版 天天棋牌下载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