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農門之樂:錦繡寶貝小嬌娘 >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初次合作

第一百一十四章 初次合作

    冷閱采到大半袋的時候,肚子就已經餓了,像他們這種做體力活的,早上還真不能吃太稀的稀飯,不頂餓。

    “浩子,你肚子不餓嗎?”冷閱見連浩采花采的手速挺快的,忍俊不禁道。

    連浩抬眼看了看冷閱,感覺月娘笑的有些不懷好意,一臉迷茫:“有點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。”冷閱覺得自己的最近的歪念太重了,笑了笑道:“餓了就快采吧,回去好做飯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連浩加快速度,見月娘越發的壞笑,實在不明白他采花有什么好笑的?

    采了滿滿的兩大袋,連浩一手一袋拎了起來,繡兒過來牽冷閱的手,冷閱把她抱起,柔聲問道:“累不累?”

    繡兒趴在冷閱的肩上,搖著頭道:“不累。”

    錦兒尷尬的站著,他看到繡兒去牽娘的手的時候,他躕躊了一下,結果等他想牽娘另一只手時,娘已經把繡兒抱起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連浩走在最前面,轉頭對還在磨蹭的錦兒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這就來。”錦兒回過神,追了上前。

    連浩看到家里停了輛馬車,眉頭緊鎖道:“他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誰呀?”冷閱問道。

    “霄大人。”連浩很不歡迎他。

    冷閱掃了一眼連浩,有些想打人:“你一個大男人,能不能不要把心小的跟針尖似的,好嗎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連浩見月娘不高興,趕緊低下頭。

    “哦毛線。”冷閱瞪了連浩一眼,這男人每次罵他不是哦,就是嗯的,再說他,他就先認錯了,其實她現在對霄稷已經沒什么想法了,偏這男人見到霄稷時,還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,非要討罵。

    “月娘。”霄稷遠遠的就看到冷閱,朝她招手喊道。

    說實在的,霄稷到現在都后悔,當時他的猶豫,玲兒說他沒有連浩那般真心疼愛月娘,他打死也不承認,要不是在客棧門口他聽到那個曹永亦說月娘是他的九夫人,他猶豫了下,讓連浩搶了先買了曹永亦手上的婚書,月娘怎么可能跟連浩回來?

    唉,錯失良機啊,要是他買了月娘的婚書,月娘一定會感動的跟他。

    冷閱看到霄稷身邊站著一位客人,便點了點頭象征似的打了招呼,問霄稷:“這位是?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是霄大人所說的月娘了。”周員外向冷閱抱了抱拳,笑容和煦:“敝人姓周,在縣城開了一家容妝店,敝人的夫人用過月娘制的姻脂水粉,直夸月娘制的這些妝品極好用,所以敝人就托霄大人牽線,看能不能與月娘合作,把你制的這些妝品全都提供給我,價格隨月娘你開。”

    “進屋談吧。”冷閱猜到了,看周員外額上有汗,想必是等了不少時間了。

    邱嬸趕緊開門,把霄大人和周員外請進屋,然后就凈手忙著備茶。

    沈家莊雀躍的跑回家,見到沈葉氏,興奮道:“他娘,這連家真不簡單啊,他們竟然跟縣令大人認識。”

    “這有什么奇怪,你忘了,我問月兒要衣服的時候,月兒說她那身衣服是霄大人送的,連家認識縣令大人有什么大驚小怪的?”沈葉氏不以為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關心連家跟那個霄大人認不認識……”沈家莊急的解釋不清道:“我是看中那個霄大一表人材,長相極是俊美,與我們家的珠兒十分般配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啊,珠兒年紀也不小了,是到了要婚配的年齡了,我問過了,那位霄大人雖有二十好幾,但一直未娶妻,把珠兒嫁給他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沈葉氏看了看自家的情況,“他爹,你不是說要給珠兒存些賠嫁,再幫她挑選戶好人家,可我們家現在才二十兩銀子,哪夠珠兒做賠嫁的?那個霄大人能看得上咱珠兒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還有沈月和嗎?”沈家莊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:“你可別忘了沈月和是什么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可月兒的爹不是不認她了嗎?”不然他們也不敢把沈月和嫁給曹爺。

    “你傻呀,月和的爹再不認她,她也是她爹下的種,說不認就不認嗎?”沈家莊瞪了自己婆娘一眼,“總之,你別擔心了,我自有打算。”

    珠兒沒有賠嫁,簡單,沈月和出咯,他現在是看出來了,這個沈月和挺能干的,竟然會制姻脂水粉,難怪連家舍得花六十兩銀子買曹爺手上的婚書。

    要是她以前在家里也這么能干會掙錢,他會對她不好嗎?

    “家里的銀子放哪了?”沈家莊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在你枕頭下。”沈葉氏拿開枕頭,說道:“你自己昨天放的,忘了?”

    “瞧我高興的。”沈家莊拍著腦門,解開裝家里值錢的小包裹,從里面拿了五十幾文錢。

    沈葉氏見沈家莊拿錢,不解的問道:“他爹,你拿這么多錢干啥?”

    “我去砍幾斤肉去連家。”沈家莊數著錢道。

    “他爹,你沒發燒吧?”沈葉氏摸了摸沈家莊的額頭,“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去連家白吃白住的嗎?你咋還花錢給他們砍肉呢?”

    “說你頭發長見識短。”沈家莊推開沈葉氏橫了她一眼:“你懂什么,我砍了肉讓珠兒送去連家,一來自然是讓那位霄大人對珠兒的第一印象好了,二來我想讓珠兒跟沈月和套近感情,我看的出來那位霄大人挺佩服沈月和的,沈月和要是幫忙開口撮合珠兒和霄大人,這事準成,你以為我會亂花錢啊?女人就是女人,一點眼力見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說完,沈家莊出了門。

    冷閱和周員外簽了兩千兩的訂單,周員外不說,冷閱根本想不到這位周員外京城還有兩家店,初次合作,印象挺好,但冷閱也知道無奸不商的道理,像和益飯店的張掌柜,所以也沒讓周員外買斷她制姻脂水粉的技術。

    周員外表示理解,從懷里拿出銀票數了數,放到冷閱的面前,“初次合作,敝人也知來日方長,這是兩千兩銀票,月娘請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這?”冷閱有些不好意思,把銀票推了回去,說道:“周老爺,您先付個定金,等我交貨的時候你在付清尾款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“哎,月娘的為人霄大人已跟敝人說了,這銀子也是敝人初次見面的誠意,以后我們還要經常合作呢,收下吧。”周員外誠肯道。

    霄稷勸冷閱:“你就拿著吧,周員外跟別的經商不同,他做生意向來講究誠信二字,初經商時,也上了不少當,但還一直秉著初心,如今生意越做越大,與他合作的人,無一不夸贊周員外為人公道誠信。”

    “霄大人過獎了。”周員外謙虛的朝霄稷抱拳。

    “周員外,你的事談好了,不如我們留下用餐,我還忘了告訴你,月娘做菜那可是一絕,保證你吃了一回還想吃第二回。”霄稷熟絡的推薦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要嘗嘗,只是辛苦月娘了。”周員外也不客氣,難得與月娘談得來,看得出來,月娘是一個性情中人,從她談話毫不隱瞞的說她拒絕買斷的理由中,還有剛剛她把銀票推還給他的樣子,眼神中沒有一絲做作虛偽的推卻,周員外就一眼認定將來是要與月娘長期合作的。

    既然這樣,他當然卻之不恭了。

    “辛苦什么呀,都是些家常便飯,周老爺吃的慣就好。”冷閱扯了扯霄稷。

    霄稷明白月娘是有話要跟他說,跟周員外打了聲招呼,就隨月娘出來。

    “霄大人,周老爺給的兩千兩銀票你拿著吧,一千二百兩替我轉交給玲兒,謝謝她上次借那么多銀子給我,剩下的八百兩,是還那曹永亦的。”冷閱交待道。

    “玲兒借了銀子給你?我怎么不知道。”霄稷震驚道,玲兒哪來的這么多銀子借給月娘?回去好好問問。

    “是去翰縣前一天,玲兒怕我銀子不夠,親自送來的,說起來,我欠玲兒的何止這一千二百兩?她為我們夫妻做的,只怕這輩子也還不清。”冷閱知道翠香姑娘其實是玲兒故意找來氣她的,要不是玲兒,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愛。

    玲兒,真是心思純凈的好女孩,希望以后她能找到自己的真愛,幸福一輩子。

    “姐,爹知道你家來客人了,特意讓我送些肉過來。”霄稷正要說什么,沈璧珠進來,看到冷閱極親昵的叫道。

    冷閱看著沈璧珠手上五六斤肉,不明白什么意思,沈家莊那摳門的人,會好心給她送肉?太陽打從西邊出來了?

    但看到沈璧珠嬌羞的樣子,一雙含情的眼睛總往霄稷身上瞟時,冷閱嘆笑,沈家莊還真是無利不起早啊,打主意都打到霄大人身上來了?

    “姐,這位是?”沈璧珠挽著冷閱故作嬌羞,明知故問道。

    爹果然沒騙她,這位霄大人氣宇不凡,年紀輕輕就當了縣令,她可要好好把握機會,讓霄大人喜歡她。

    “哦,他是霄大人。”冷閱也想看好戲,想看看沈家莊哪來的自信,會認為霄稷會喜歡他這長相平平的女兒沈璧珠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nongmenzhilejinxiubaobeixiaojiaoniang/10174855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139彩票网游戏 9月13日股票推荐 陕西11选5遗漏top10 cba赛程2018-2019直播 竞彩混合过关计算器投注 王者荣耀电竞比分 ipad捕鱼大亨钳子和枪 广西快3和值推荐 981棋牌游戏中心 广西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 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不要网络单机的三张牌 山西十一选五 捕鱼达人2金币修改 今天广西快三开奖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