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農門之樂:錦繡寶貝小嬌娘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恭迎相爺

第一百二十五章 恭迎相爺

    媽的,這怎么擠的出去啊。

    冷閱看著街上的人越來越多,道路完全封死了,一個個身官兵服的啰羅正驅趕著想要上前的人群。

    得,這柳相和楊將軍要不是進劉府,她也別想回去了。

    冷閱放棄往前沖,索性往后擠算了,出了人群,冷閱找一空地呆著,等人潮退去再回家吧。

    緊密的銅鑼聲由遠至近,人群的喧鬧聲更是人聲鼎沸,吵冷閱不得不捂起耳朵。

    “哇?那個坐在高頭大馬上的是不是就是楊將軍?好威風啊!就是長相嚇人了點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沒看柳相爺?坐在轎子里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相爺!”

    “相爺!”

    人群呼喊著,拼命的往前擠,都爭著希望能看一眼位列朝中一品大員的柳相長啥樣。

    冷閱瞇著眼睛看著已近瘋狂的人群,感覺某大明星開演唱會似的。

    好在她在現代不追星,穿到古代不追官,同樣是人,有必要去崇拜別人嗎?

    劉府的那頭,劉老夫人帶領全府上上下下等候了,楊將軍來府上談娶親之事已經讓她劉府名聲大噪,蓬壁生輝了,今日收到傳信,柳相爺也會來她府上做客,真的是喜上加喜,她劉府從今往后在這眾山縣那可謂是如日中天了。

    “老爺子保佑啊,自從你去后,劉府這十幾年來還是第一天這般熱鬧。”劉老夫人聽到鑼聲,未見人,翹首以盼道。

    劉府的四個兒子四個媳婦站在劉老夫人的身后,也在伸長脖子等柳相和楊將軍。

    再后面的是劉府的孫字輩,除了要嫁給楊將軍的劉璇,該來的全都來了。

    肥嫂帶著海子擠的滿頭大汗,才擠到最前面,剛要再進步,被身披鎧甲的士兵推了回來!

    “閑雜人等不得靠近。”士兵威喝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閑雜人等,我是劉府的表小姐,剛給老夫人去買東西了,不信你看。”肥嫂拿著一精致的小盒給士兵看,見士兵還不相信,故作很著急的樣子:“這位大哥,你若不信,可以去問問老夫人或其他劉府的人,看我是不是劉府的表小姐。”

    士兵半信半疑的看了看肥嫂,他現在正在維持秩序,哪敢擅離職守幫她去問這事,這些百姓一個個如狼似虎的沖上來要看柳相爺和將軍,萬一傷到柳相和將軍可怎么好。

    “她是劉府的表小姐,我認識她。”人群里有人認出肥嫂,大聲叫道。

    士兵一聽,既然是劉府的人,就讓她過去吧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兒子。”肥嫂見攔她的士兵放行,趕緊拉著海子介紹道。

    “過去,過去。”士兵把肥嫂和海子放了過去。

    肥嫂趕緊帶著海子站到了劉府人群的中間,誰也沒注意她,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即將要過來的柳相和楊將軍身上。

    “咣……”

    一聲刺耳的銅鑼聲響徹云霄,接著一人大喊道:“楊將軍到!”

    “參見楊將軍!”

    劉府的人全都跪下迎接,外圍看熱鬧的百姓也紛紛跪地,高喊:“參見楊將軍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一虎背熊腰四十左右的男子從大馬上跳下,抬手用渾厚的嗓音極有威嚴的喊道:“大家都起來吧!”

    “謝將軍!”劉老夫人帶領大家起身,見到自己的孫婿長的人高馬大,真是越看越喜歡。

    楊將軍朝劉老夫人微微頜了頜首,算是見過禮了,轉過身,楊將軍單膝跪地:“下官楊明界恭迎柳相爺落轎!”

    劉老夫人見楊將軍都跪了,又趕忙帶著全府的人跪下,外圍的百姓也是一個個猴精,看到劉府的人跪,他們也跟著跪,總不會有錯。

    “霄恒霄稷兩位大人來了沒有?”轎里的柳相慢吞吞的問道,一點也不著急落轎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霄稷聽到柳相點了他的名,三步并兩步上前,跪下行禮道:“下官霄稷參見相爺。”

    “霄賢侄,你父親呢?怎么沒來見本官?”柳相威儀十足道,感覺人沒來齊就不落轎的氣勢。

    霄稷額頭滲出細細的汗珠,用腦過濾一遍后,才仔細回話:“今日是田鹽出產盛時,父親大人昨夜連夜趕去京城,跟皇上稟報鹽的出產狀況,父親未能及時迎接相爺,還請相爺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轎子的簾子慢慢挑起,身著紫袍的柳相緩緩的從轎子里出來,陰鷙的眼眸只輕輕一掃,頓時,所有人把頭低下,落針聞聲。

    柳相走上前扶起霄稷,一臉的笑意未達眼底,“既然你父親進京向皇上述職,實屬可原,本相今日也是順道路過,聽說楊將軍要來劉府商談娶親之事,就隨道而來了,竟不想這般擾了民,霄賢侄,你在眾山縣這幾年可好?”

    “托柳相的福,一切都好。”霄稷退后一步行禮回話道。

    “縣衙要是不忙,你今日就陪本相好好敘敘舊吧,本相這次來也只是借著楊將軍的喜事,湊湊熱鬧。”柳相淡淡的笑著,輕描淡寫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!”霄稷暗暗叫苦,他也是今日才得知柳相要來楊界鎮這個消息的,實在是太突然了,他都根本來不及反應,就安排屬下一路清道。

    縣衙的事也是千頭萬緒,今日凌晨,沈家莊一家在眾山縣的城郊被殺,七人全部喪命無一活口,包括九歲的沈春生和六歲的沈春川,當他還沒查明死因,天剛亮牢里傳來沈璧珠被毒死的消息,正巧這時柳相要來楊界鎮,霄稷不得不把沈家人的死懷疑是柳相殺人滅口。

    他父親剛到京城,沈家八口先后遭人暗殺,不是殺人滅口是什么,他身為朝庭重臣,要是被天下人知道他拋棄自己親生女兒,還讓人賣給別人做小妾,這樣的罪名一旦告天下,他根本擔不起天下人的唾罵。

    “大家怎么都跪著,都快快請起吧。”柳相微笑著,聲音平和的極顯可親。

    眾人大呼謝相爺后,都紛紛起身,見到柳相的真人,人群里也開始竊竊私語的小聲議論著柳相怎么看怎么可親之類的話。

    “霄賢侄,我們進去吧。”柳相對霄稷極為客氣讓他陪著入了劉府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nongmenzhilejinxiubaobeixiaojiaoniang/10174866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最有实力的棋牌平台 斯诺克在线直播 买体彩胜平负怎么赚钱 炸金花官网 彩票论坛福彩论坛体彩论坛中国最大彩民 河南快3今日开奖结果-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数据 163皇冠即时比分 金钻彩彩票安卓 qq分分彩计划 福建福彩中奖哪里领 北京十一选五 甘肃快三基本电视走势表 波克城市棋牌下载 新时时彩倍投计算器 新11选5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