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農門之樂:錦繡寶貝小嬌娘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家團聚

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家團聚

    六日后,冷閱與連浩的婚禮在村里辦的是熱鬧非凡,鎖吶震天,八人大轎楞是在村頭村尾轉了十個圈才抬進連家。

    “新娘子來了!”

    村里的孩子轟叫著,擁擠的村民們自發的讓出了一條道,冷閱被連浩牽著,在大家的歡呼聲進了正廳拜了天地。

    送進洞房,連浩打發了銀子,下村的媒婆高高興興的出去吃酒去了。

    這連家的婚禮辦的風光也辦的熱鬧,不但全村的人都來了,連霄大人今晚也要來呢,她做了這么多年這十里八鄉的媒婆,就數連家這婚禮的面子大。

    “月娘,從今以后你就是我連浩八人大轎明媒正娶的妻子了,你可不能再存別的心思了。”連浩有些激動的握著冷閱的手,舍不得放下。

    “你還擔心我呀,你先管好你自己吧,你才是我擔心的那個,我就怕你將來的日子好了,你的心也花了,想著以后娶妾呢。”冷閱指頭連浩的心道。

    “不會,我發誓永遠不會。”連浩對天發誓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不能生呢?”冷閱把自己的擔憂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前幾天來紅了,冷閱很是失落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真的不能生,我也不納妾,家里有錦兒繡兒這倆個孩子,兒女成雙,我也滿足了。”連浩說道。

    冷閱感動的靠在連浩的胸前,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,連浩的話他從不懷疑,她與連浩早把錦兒繡兒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孩子,冷閱之前想過,她若真與連浩生了孩子,錦兒繡兒會不會覺得難過?感覺他們以后不再疼愛他倆了?

    她還為此事刻意的問過錦兒繡兒,這倆孩子懂事的讓自己的擔憂完全是多余。

    兄妹倆還爭一個要弟弟,一個要妹妹呢,還是連老漢說,生個龍鳳胎,你倆都別爭了,這才讓錦兒繡兒的爭議平息下來。

    錦兒繡兒沒問題了,冷閱開始擔心起自己的問題,連浩身強力壯,她也能吃能睡,狀態又好,為什么連浩夜夜努力,她還來紅了?

    村里老秋頭上個月新娶的兒媳,昨兒個聽說懷上了,真快。

    連浩見冷閱不說話,小眉頭皺的緊緊的,心知她意,“兒女之事本就天注定,你已經有一雙兒女了,別給自己壓力,我呀,怕就怕你以后三年抱倆,一窩一窩的給我生,到時我頭大了,家里全是孩子的哭聲,咱倆連個私人空間都沒了,你想這樣?”

    “說什么呢,我又不是母豬,還一窩一窩的給你生,想的美。”冷閱捶著連浩笑道。

    連浩緊緊的抱著冷閱,今日的月娘有如畫中的美人,含情嬌俏,身體早已是膨脹難耐,恨不得此時就與月娘先洞房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還要出去陪客,你一個人先在房里坐坐,陪完客我就來陪你。”連浩咽了咽口水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都老夫老妻了,看你急的。”冷閱只覺好笑,他們都先上船再買票了,連浩還這么激動,跟剛見新媳婦的小伙子一般,不知道的還以為今日真是他新婚之夜呢。

    連浩依依不舍,最后還是出了門,剛一出門就被拉進人群里,漢子們喊著喝酒聲一聲高過一聲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喝的熱火朝天時,霄恒霄大人進來,大家放下手里的杯子,正要行禮,霄恒忙搖手道:“今日是大喜的日子,我也是來喝喜酒的,大家就別拘禮了,一起喝。”

    四品大官竟如此親民隨和,廟山村的村民咧著嘴笑,有大膽的人問:“大人,您酒量好嗎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找我比試比試。”霄恒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眾人轟笑,幾個漢子拍打著說話的鐵牛。

    “霄大人,霄夫人,里面請。”連浩上前趕緊把霄恒夫婦迎上坐。

    “喝了很多酒吧?”霄恒見連浩臉都紅了,打算放過他,“今晚你就別陪我喝了,多陪陪新娘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連浩見霄大人都來了,便問:“怎么沒見到霄兄?”

    “他要送你們一份大禮,應該還在路上。”霄恒笑盈盈的道。

    “大禮?不用了,我和月娘成親,連月娘和我的嫁衣婚服都是大人你們準備的,昨日又派人送了玉鐲首飾,錦衣布料,我與月娘真的受之有愧。”連浩本就受了霄大人的救命之恩,現在又受這樣多的禮,心中惴惴不安,無以回報。

    “那是給月娘的,應該的。”霄恒若不是怕引人起疑,恨不得把家里最好的都拿來送給月娘陪嫁。

    “可這也……”

    太多了三個字還沒說出來,霄稷的聲音就傳來過來了,“連浩,連大爺,看我給你們送來什么大禮了?”

    連浩連老漢忙跑出來,看到霄稷身后穿的破破爛爛的一堆人兒,連老漢沖到一滿白發的男人前抱頭痛哭:“哥啊,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“是我,慶生,真的是我,哥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你了。”連家的老大也是哭的稀里哇啦,“霄大人找到我們,說要帶我們全家團聚,我還不信,進門的時候看到這么大的房子,真怕霄大人找錯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弟弟呢?他們一家怎么沒來?”連老漢看到來的人都是大哥的子孫,抓著連老大急急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別提了。”連老大發出重重的嘆聲,抹著眼淚直搖頭,“逃荒后過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,燁子就想去京城碰碰運氣,說那里繁華,或許能活下去,我勸不住他,結果過江船沉了,一家五口人全沒了……”

    連老漢聞言,猶如睛天霹靂,差點暈了過去,還好連老大扶住他,勸道:“你也別難過了,這是命,燁子在天之靈知道你和浩子過的好,他也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話雖如此,可連老漢聽到親人離世,哪有不悲的,抬起頭望著滿天星空,抖著唇悲傷直落淚,“弟啊,你怎么就那么早去了呢?”

    “爹。”連浩生怕他爹悲傷過度,紅著眼睛勸道:“叔叔去了,你別太難過了,你身體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慶生,今日是你家大喜的日子,別讓我們沖了浩子的喜事。”連家大嫂也跟著勸道。

    “那個。”霄稷插話道:“我本來是想讓他們在我縣衙梳洗打扮后再送來的,偏這時辰不等人,錯過了拜堂,總不能再錯過喝喜酒的時辰吧,所以,諒解啊,也算不負所托了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!”連浩對霄稷銘感五內。

    哪知招來霄稷一記白眼,哼哼道:“不用你謝,我是為了月娘,我讓她來謝我。”

    真沒見過這么欠打的人,連浩覺得遲早有一天要被這個霄稷給氣死。

    “好,我謝謝你!霄大人。”冷閱聽到外面動靜,哪還顧得上新娘不新娘的身份,撥開人群走了過來,正好聽到霄稷又在氣連浩,實在拿這個沒正形的霄稷一點辦法都沒有,開口親自道謝。

    “月娘。”霄稷眼前一亮,“你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霄恒見自己的兒子失了分寸,清了清嗓朝霄稷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霄稷吐了吐舌,該死!忘了父親也來了,他跟連浩月娘開玩笑開習慣了,都把這事給忘了。

    “爹,我看這里還有的忙,不如孩兒陪您喝幾杯,再一起回府如何?”霄稷秒變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進去吧。”霄夫人出生官宦之女,與一幫村民站在一塊,多少有些不太習慣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霄恒點了點頭,帶著夫人和霄稷進了正廳。

    “浩子,你去陪霄大人他們,這里有我就行了。”連老漢顧不得傷心,家里還有貴客,又是浩子的新婚之夜,一切等忙完了再細細的問,現在首要的還是讓大哥他們吃飽飯,再燒些熱水給他們換身干凈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爹。”連浩拉著冷閱進房,“你出來干什么,新娘子不能見客的,這是風俗。”

    冷閱不介意道:“來家里喝酒的哪個客人我沒見過,還講究這些,我去燒水給大伯他們,他們身上都臭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,冷閱又要出門。

    “你別忙了,嬸兒不是還在嗎,她會忙的,她忙不過來,還有鐵牛媳婦她們呢,不用你一個新娘子去幫忙,安心坐著。”連浩按住閑不下來的冷閱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得找幾身衣服給他們穿呀。”冷閱哪里坐的住,他們都在忙,就她一個人坐在房里,悶都悶死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用你操心了,我會嬸去安排的。”連浩就是不讓冷閱出房間。

    外面的連老大見大家都擁他上桌,感動的熱淚盈眶,擺著手就是不肯,“我一家身上臟,不用了,端著飯坐在門口吃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們一家靠討飯維生,有口熱菜熱飯填個肚子,就很滿足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說哪里的話,你是連家老大,哪有坐門口的道理,上桌,上桌。”村民們一點也不嫌棄連家的老大,推著他們一家人上桌先吃飽飯。

    廚房那邊的女人們忙著燒熱水,邱嬸數了連老大的家人,就去準備衣服了,連老大穿連老漢的衣服,連大媽就穿她的,還有連浩堂哥,堂妹,都備得出衣服,就是連老大的那十歲的孫子,邱嬸不知道拿誰的衣服給換。

    錦兒的衣服小了,浩子的衣服又大了,這可真難倒了她。

    想想最后還是問村里同齡家的借了身衣服。

    霄大人見連家一家團聚,他們在反而不自在,喝了幾杯酒就告辭了。

    忙到半夜,連老大他們梳洗干凈,一家人便坐在正廳里聊天。

    連老漢問道:“哥,士子不是生了秦兒和燕兒倆個孩子嗎?燕兒呢?”

    “死了,家里窮,倆個孩子都生了病,哪付的起藥費,只救活了秦兒這孩子,燕兒那孩子命苦,沒藥吃……”連老大想到自己那病死的孫女,就心里哽的難受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nongmenzhilejinxiubaobeixiaojiaoniang/10174876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上海快3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一定牛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 浙江11选5走势图任选 刘伯温传奇三肖中特 吉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黑龙江十一选五 金誉彩票首页 福建快3全年走势图 s双色球现场摇奖 幸运飞艇微信群最新2018 麻将在线玩 七乐彩 网络捕鱼99炮游戏下载 六合图库护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