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農門之樂:錦繡寶貝小嬌娘 > 第一百五十二章 洞房算計

第一百五十二章 洞房算計

    霄恒帶著皇上的人來連家的時候,院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醉的扒桌子上睡的,抱成一團躺地上睡的,什么姿式的都有。

    唯有連老漢清醒著給他們這些人蓋絨毯蓋被子。

    “八月的天涼,怎么讓他們睡外面?”霄恒看到自己兒子整個人扒在連浩身上取暖,就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都喝醉了,我一個人搬不動他們進房。”連老漢嘆息道。

    邱嬸昨夜也加入他們,他沒阻止,他知道,大家心里壓抑,沒有誰真的想去京城那個虎狼之地,皇上處境尷尬,處處受柳相的制肘,他急需培養自己人來幫他鞏固江山,只是,皇上靠他們幾個真的就能扳倒柳相?

    柳相權橫朝野,除了霄大人沉浸多年官場,他們幾個都還年輕,甚至連為官之道都不懂,就入京去與柳相抗衡,無疑是以卵擊石。

    連浩有連浩自己要去的理由,他要為月娘正身,證實月娘真實公主的身份,連老漢沒有理由阻止,更何況他們一家還受了霄大人的救命之恩,與情與理連浩也要幫著霄大人扳倒柳相。

    此去,只怕他們一家安靜寧靜的生活是要打破了,他別的都不擔心,就擔心錦兒繡兒。

    受皇上之命前來迎接的侍衛看到連將軍喝醉了,就問連老漢:“行禮都收拾好了嗎?”

    連老漢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侍衛手一甩,簡潔的對其他的侍衛道:“搬!”

    行禮,喝醉的人兒,都被侍衛們抬上了馬車。

    許是馬車搖晃的太過舒服,冷閱醒來的時候已快午時了,身邊的連浩還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冷閱有些懵圈,她記得自己喝醉了,怎么會在馬車上?

    “連浩!”冷閱推了推還在睡的連浩,不敢太聲的說道:“你快醒醒啊,我們……好像被人綁架了!”

    “啥?”連浩聽到綁架二字,立馬坐了起來,下意識的去摸劍,身邊卻什么都沒有,便問冷閱:“我的劍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昨晚給你收包袱里了。”下葬芳兒的那天,連浩帶她去山里挖出他以前的佩劍,埋了三年的佩劍,竟一點也沒受到腐蝕,連浩拔出劍鞘,劍鋒依舊寒氣逼人,劍吟發出低鳴,那是一把寶劍,是連浩師傅送他的。

    “連將軍,您醒了?”侍衛聽到聲音,挑起車簾朝連浩抱了抱拳:“我等奉皇上之命,特來迎接將軍進京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原來是皇上的人,連浩捏了捏鼻梁,問道:“那我的家人呢?”

    “連老太爺和公子小姐在另一輛馬車上,需要屬下去叫他們嗎?”侍衛要不是聽說了連將軍的英武神勇,真不敢相信喝醉酒躺地上的人兒就是大名鼎鼎連將軍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停車讓本將軍洗漱。”連浩見自己穿的還是一身常服,他總不能穿成這樣入京面見皇上吧。

    “是!”侍衛一抬手喝令停下馬車。

    “娘,爹爹好帥呀。”繡兒坐在馬車里,雙手托腮,一臉崇拜的望著騎在黑馬上氣宇軒昂的連浩,很花癡的叫道。

    冷閱看著‘礙眼’,一個男人怎可以這樣帥,要招蜂引蝶是怎地?

    錦兒一臉倔強道:“娘,等錦兒長大,比爹更帥氣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當然。”冷閱摸了摸錦兒的頭,笑道:“娘等你長大,等你變成一個帥氣硬朗的公子哥。”

    吃了午飯,隊伍加快了腳程,侍衛頭領告訴連浩,明日天黑之前必須趕回京城,皇上要見他。

    連浩自然不敢怠慢,皇上連讓他想在家過中秋請旨都拒絕了,想必是有要緊的事要與他商量。

    連夜趕路,好在皇上安排的三輛馬車足夠寬敞舒適,冷閱他們還能在馬車里睡一會。

    顛簸了一天一夜,總算是在正午之前入京了。

    街道兩旁已有禁衛軍從旁開路,看著兩旁的百姓一個個的伸長脖子,連浩心里不禁發出唏噓,當年,他就是這樣站在人群里仰視著柳相,然后被官兵打破了手里賣錢的罐子,罵了一句,就被何大人的手下抓進大牢,最后流放充軍。

    如今時過境遷,他連浩已是朝中三品虎營將軍,柳相,當年之仇他怎可不報?

    若不是他草菅人命,隨意判他流放充軍,又怎會有他哥哥當年的慘死?還有月娘,堂堂皇上的嫡親公主,竟被他偷換出宮,后又拋棄,慘遭虐待,種下如此多的惡事,是時候找他一一算帳了。

    冷閱看到京城的百姓人頭攢動,想到幾個月前,柳相來楊界鎮的時候,她坐在角落等人散去的情景,也不知何處角落里會有另一個‘她’在等著這些人群快些散去?

    “娘,京城真的好熱鬧啊,比咱們家的鎮上繁華多了。”繡兒看到每一件事物都充滿好奇,興奮的拉著冷閱道:“等跟爹爹回了府,我們就出來逛街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就你知道貪玩。”冷閱點了點繡兒的鼻子,柔笑道:“若不忙,娘就帶你出來逛逛。”

    “還是娘最好了。”繡兒抱著冷閱的手臂直賣萌,惹得冷閱心里疼愛,把她抱在身上。

    錦兒咬了咬唇,暗暗發誓進了京他一定好好念書,練好武藝,長大了做個文武雙全之人,讓娘以他為榮。

    進京后,霄大人與金山兩家分道走了,他們的府坻不在同一條街。

    冷閱的車馬還在繼續前行,大概走了半柱香的時間,馬車終于停了。

    下車后,冷閱一眼便看到了連將軍府四個大字牌匾,很是雄偉氣派,只是……

    這大門上掛著紅縵是為了迎接連浩,增添喜慶?

    即便如此,這也未免太過喜慶了吧?冷閱只覺那紅色的紗縵太過刺目,感覺到像迎親的裝扮。

    “恭迎將軍回府!”門口跪滿了府里的下人,似管家模樣的男人帶著所有下人向連老漢冷閱他們行禮:“參見老太爺,參見太夫人,夫人,公子小姐。”

    連浩并未對自己的身份有何尷尬,只問帶頭的管家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管家恭敬的回道:“小人賀穆,將軍以后什么吩咐盡管差譴小人去辦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連浩點了點頭,指著門上的紅紗縵問道:“將軍我只不過是回府,何必布置的如此花俏,是要讓人笑話嗎?”

    “小人不敢。”賀穆見連將軍一回來就指責他,極是委屈道:“這些東西都是皇上吩咐讓掛上的,說只要將軍一回府,就預備著去宮里迎娶公主進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皇上讓他趕在中秋之前入京,就是為了迎娶公主進門?

    所有的東西都是備好的,冷閱發現這府里什么東西都有,甚至衣服都備了幾十身,真不知道是想哭還是想笑。

    連浩進宮去了,冷閱覺得其時去了也沒用,這么急性想嫁進連府,恐怕是那位綠萱公主等不及,求了皇上召他們一家入京的。

    皇上即已下旨,如何能改?

    冷閱坐在房里,看著眼前這些富麗堂煌的裝飾,心中不免為自己感到悲哀,想她好歹也是現代人,卻穿到古代要與人‘共侍一夫’,要是讓她姐姐知道,估計要笑她很久。

    算了,連浩又不是真心要娶那個綠萱公主,不過是權宜之計罷了,她并不算共侍一夫。

    在大家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情況下,連浩與綠萱公主拜了堂。

    “將軍,喝了這杯合巹酒,你我就是夫妻了。”綠萱公主一臉嬌羞,藏不住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連浩臉上陰郁,他沒想到皇上竟這樣擺他一局,先把他騙入京,再把他扣在宮里,強壓著他把綠萱公主娶進了府,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。

    極不情愿的喝了手里的酒,連浩說道:“公主累了,先歇息吧,我還要去陪客。”

    綠萱公主聽到連浩要走,拉住他,“這來的人都是些京官,你又不認識他們,何必去陪他們喝酒,不如就留在洞房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連浩推開綠萱公主的手,就要往門外走。

    誰知綠萱公主追上來抱著他的腰身,道:“春宵一刻值千金,將軍真舍得留下我一人?”

    “你別在胡攪蠻纏了,放手!”連浩臉色黑道:“你若再不放手,就別怪末將傷了公主。”

    綠萱公主負氣的松開連浩,“放就放,好啊,你出去啊,你要是出的去算你厲害。”

    連浩懶得理她,走到門前才知道房門在外面被人鎖了,回頭瞪向綠萱公主,冷聲道:“你以為把我跟你鎖在同一間房里,我就會和你洞房嗎?”

    說著,連浩與綠萱公主保持了很遠的距離,坐在一側的椅子上,不理她。

    本以為綠萱公主會對他死纏爛打的,他也想好了,若是公主不自重,他便點了她的穴道,再想辦法離開婚房,好在這個綠萱公主還有點自知自明,只是靜靜的坐在龍鳳床上時不時的看他,臉上一直笑著,讓連浩不禁毛骨悚然起來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八月十四的天他身上竟有些燥熱,連浩額頭直冒汗,整個身體好像被衣服束縛的特別難受,于是松了松脖勁。

    “熱嗎?”綠萱公主見連浩的身體終于開始有反應了,便解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連浩身體的反應越來越強烈,全身無力,而下面卻不斷的在發漲,很快反應過來:“你這個卑鄙的女人,竟在合巹酒里下藥?”

    千防萬防,連浩怎么也沒想到綠萱公主竟這樣不知羞恥,新婚之夜這樣算計洞房之事,他該怎么辦?

    “當然了,為了能好好的侍侯夫君,閨房調~情自然是不可少的。”綠萱公主笑的很得意,脫得剩下最后一件肚兜朝連浩慢慢的走過去:“夫君現在想不想要我?”

    “不想!”

    “可我想!”綠萱公主說著就撲向連浩,急色的伸手去摸連浩的身下:“我在你酒里下的是十足十份量的迷情散,你以為還能控制的住不和我同房嗎?連浩,你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多久?你真的想死本公主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nongmenzhilejinxiubaobeixiaojiaoniang/10174893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昨天青海快3今天开奖号码 广西快三 真钱炸金花网址 棋牌新浪体育棋牌 上海快三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值 上海时时彩彩票机破解 天津十一选五共多少期 淘宝快3历史开奖 腾讯棋牌欢乐拼三张 山东时时彩开奖号码 申城真人斗地主安卓版 上海快3彩经网 北京福利彩票官网pk10 围棋十大名局 重庆快乐十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