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農門之樂:錦繡寶貝小嬌娘 > 第兩百一十七章 有舅舅保護

第兩百一十七章 有舅舅保護

    “霄大人!”冷閱驚叫著,想也沒想沖了過去,臉都嚇白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死不了。”綠萱公主拔出的匕首尖鋒沾染了一點血跡,望著臉黑的連浩逼迫道:“將軍你若是再不把霄家人關押起來,本公主就親自動手將他們一一殺了,難不成將軍為了霄家人還能殺本公主不成?”

    連浩真的是肺都要氣炸了,“你以為我不敢嗎?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個瘋子。”冷閱氣得大罵綠萱公主。

    “我沒事,月娘。”霄恒不希望連浩與月娘跟綠萱公主對抗,輕輕的拍著月娘的手,對連浩說道:“連將軍,多謝你這段時間對老朽一家的照顧,你還是聽公主的,將我們關押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若本將軍就是不關呢?”連浩望著綠萱公主冷冷挑釁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關,可以啊,你是本公主的夫君,本公主能奈你何。”綠萱公主不急不慢的將匕首插入刀鞘,淡淡的笑道:“那本公主今日就派人湊請皇上,說霄恒在將軍的軍營中肆意擾亂軍心,該判斬立決!”

    “擾亂軍心?”連浩看到綠萱公主一臉得意的丑臉,一巴掌拍死她的心都有,“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,霄家與公主有何仇怨,公主竟要這樣致霄家于死地?”

    霄恒已經警言慎行了,連皇上都找不出霄恒的錯處,只是因霄武干予了他殺幽王,就給霄恒金山他們強加了罪名,判霄家流放,何其冤哉。

    霄武是禁衛軍統領,剛一來交班不明真相阻止了太子的行為也屬對先皇盡忠職守,何來錯?若不是他失憶,不明真相,他才不幫著太子攔住霄武,經過這些天的相處,連浩對霄家人如同親人般,就算他們不說,連浩也知道先皇的死是太子與公主的合謀殺死的。

    太子與公主容不下霄家,不過是因為霄家以前對先皇忠心耿耿,他們怕事情敗露,不敢再用霄家人罷了,所以皇上就把霄家人流放到這邊遠的沿海,為的就是堵住天下悠悠之口,他的皇位來得名正言順。

    “夫君誤會了,將軍喜歡霄家人,本公主又怎會致他們一家于死地,本公主要夫君將他們關押起來,是希望夫君能保住霄家人罷了。”綠萱公主希望連浩領她的情,解釋道:“不然就憑霄恒那句風雨欲來,國之將亡的這種大逆不道之言,本公主自己就有權將他們一家處死,何需等皇上來判?”

    霄恒臉色大變,他沒想到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被綠萱公主聽了去,跪下求連浩:“連將軍還是將老朽一家關押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光憑這句話傳到皇上的耳朵里,他霄家死無葬身之地啊,他的倆個兒子都還未成親,霄家的香火不能斷。

    連浩也知那句話意味著什么,只好妥協,“來人,將霄家人全部關押起來。”

    幾個副將領命,只是像征性的把霄恒帶走了。

    綠萱公主達到目地,示好的笑道:“夫君若對我有疑心,不防再多派幾個人監視我。”

    連浩不理她,只牽過冷閱的手道:“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好好的商談軍事,被綠萱公主莫名奇妙的擾了,連浩一肚子的火。

    軍營鐵牢里,霄家每個人面色凝重,霄稷心疼的問道:“父親,您傷勢真的沒事?”

    “我沒事,只是一點小傷,連浩已經讓人幫父親上了藥了,過不了幾天就會好的。”霄恒望著他霄家的人,心里真的很擔心霄家會由此而被滅門。

    綠萱公主之所以留了他們霄家一命,只是想借著此事討好連浩罷了,她做事向來陰晴不定,更何況她又將月娘視為死對頭,不定哪天找到月娘的茬,用他家人的性命就去威脅連浩了。

    連浩如何選擇?

    霄恒知道以月娘的心性,她定會保他們一家的。

    唉……早知道當初就不心高氣傲,一心想與連浩聯去扳倒柳相了,也不至今日落到如此兩家相難的局面,留在眾山縣多好。

    “父親,都是孩兒害了你們……”霄武愧疚的眼睛都紅了。

    “不怪你,要怪只能怪父親當初就不該帶著你們入京,若不入京,就不會發生這么多事了。”霄恒悔呀。

    他做他的四品鹽官多好,有先皇的庇護,柳相又拿他沒輒,國家也會像以前一樣,邊境安寧,百姓安居樂業,如今呢?都是他的錯。

    冷閱拿了最好的傷藥過來,聽到霄恒感嘆,心中也不是滋味,是啊,他們不入京多好,可世上沒有時光倒流,也沒有后悔藥,人活著還得向前看,努力生存,冷閱打起精神,笑道:“霄大人,別難過,我不會讓你們有事的,這是傷藥,你先拿著。”

    “月娘。”霄恒見月娘來看他,趕緊站起,他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便是月娘了,若不是他向先皇進言,月娘與連浩早就去投靠柳林志過他們自己的日子了,內疚的霄恒無顏面對與她。

    “霄大人,你身上有傷,快躺下。”冷閱想伸手去扶,奈何隔著鐵籠,扶不到。

    霄恒擺了擺手,眼中有淚道:“不礙事,月娘,都是我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這說的是什么話。”冷閱知道霄恒內疚什么,“我們倆家似一家,連浩的命都是大人你救的,更何況大人當初也是一心為民,也是為了我好,只是后來的事都由不得我們掌控罷了,大人別去想這么多了,如今大人一家身處險境,我想與大人商量商量,你們是否愿意去我哥那里?我怕綠萱公主她……”

    冷閱后面的話沒有說出來,必竟以前霄家與柳家是死對頭,她不知道霄大人心中是否有芥蒂?于是又補充了一句,“其實柳相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柳相死了?”霄恒感到震驚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冷閱點頭道:“柳相被先皇拿下后,本就受了重傷,又受了重刑,我哥救他出去后不久,他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。”霄恒借著霄稷霄武的力慢慢的坐下,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霄大人,以前的事大家都放下吧,我覺得你們留在這里實在危險,去我哥那里或許會好些,你說呢?”反正霄家罪臣之名是洗不掉了,不如保命先。

    “月娘,謝謝你!”霄恒有什么放不下的?他只是心中愧對月娘對他霄家的一片赤誠。

    “你同意了?”冷閱高興道:“那我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爺爺,我們還有多久才能見到爹爹和娘啊?”繡兒坐了幾天的馬車,人很難受。

    “快了,快了!”連老漢安撫著繡兒道,眼尾上的褶子笑成了一把折扇,他有一月沒見到浩子和月娘了,心中不知有多想念他倆。

    “繡兒,你在睡睡,等你睡醒,就能見到你爹和你娘了。”邱嬸抱著榮兒,哄著繡兒道。

    楊界明聽到馬車里對話,嘴角歪起,心道:“想見他們,也要看本將軍樂不樂意。”

    連浩,他今生不把他弄死,他就不姓楊。

    以前敢彈劾他,讓先皇殺他,如今看誰先死。

    快到沿海邊境時,楊界明把連家人安排進了一處廢棄的破房子里,語氣生硬道:“你們今日就在這里休息,本將軍還要去回稟公主,公主容許你們見連浩,本將軍再帶你們去。”

    說完,楊界明向守門的士兵道:“給本將軍看好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將軍!”幾個士兵領命。

    “爺爺!”繡兒嚇到了,縮進她爺爺的懷里,問道:“這個人不是帶我們見爹爹和娘的,他不是爹爹底下的人。”

    連老漢就知道楊界明沒有那好心,但他出宮之時,有位公公告訴他說,讓他別怕,孩子的舅舅會一路保護他們平安見到連將軍和月娘的。

    聽那人這樣說,他心中就有底了,便輕輕的拍著繡兒的背道:“繡兒別怕,爺爺向你保證,今日你一定會見到你爹和你娘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嗎?”繡兒晶瑩的眼睛一亮,“爺爺不許騙繡兒。”

    “爺爺何時騙過繡兒?”連老漢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邱嬸擔心的問道:“連老漢,你憑什么這么有把握我們今日就能見到浩子和月娘?我看那個綠萱公主把我們接來,只怕是要利用我們害月娘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你不用擔心,我們有舅舅保護,公主害不了娘的。”錦兒穩重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舅舅?”邱嬸一時沒反應過來,轉頭望向連老漢,連老漢朝她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等邱想反應過來的時候,柳林志悄無聲息的進來了,笑道:“錦兒還是像以前那樣聰明,連我會來你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繡兒一見到柳林志,張開小手撲向柳林志,稚聲的喊他:“舅舅。”

    “小可愛,想死你舅舅了。”柳林志將繡兒抱起,親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錦兒也湊上來,抬起小臉道:“舅舅,你好厲害呀,要不你教我武功吧,將來我也好保護我娘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柳林志摸了摸錦兒的小腦袋,難怪月兒會將這倆個孩子視如己出的,這倆孩子是真把月兒當親娘。

    “這些人都死了?”邱嬸見門口看守他們的士兵一個個倒地,驚訝的問道。

    連老漢笑道:“你現在知道為什么我們出宮,我不擔心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還以為你是心大呢。”邱嬸高興的催促他們道:“我們還等什么,快去找浩子和月娘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咯!舅舅帶繡兒去找爹娘咯。”柳林志將繡兒舉到肩上,逗得繡兒咯咯大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nongmenzhilejinxiubaobeixiaojiaoniang/10174958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比分网球探比分网 北京快乐8和值走势 乐彩合买骗得有吗 6场半全场开奖奖金查询 广告主是赚钱的吗 新快3360 开心棋牌下载安装 捕鱼游戏攻略 竞彩比分计算器胜平负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彩票控 北京快乐8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遗漏前三值 十三水玩法技巧 动态澳彩即时赔率 英雄杀斗魂篇 香港两码中特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