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農門之樂:錦繡寶貝小嬌娘 > 第兩百二十二章 靠海吃海

第兩百二十二章 靠海吃海

    連浩被楊界明十幾萬人擋住,殺紅了眼,面前的尸體堆山,把楊界明的人震憾的連連后退。

    “不許退,不許退!”楊界明阻止著后退的士兵,希望這些人能為他賣命替他把連浩殺了。

    “不怕死的就上來!”連浩大吼一聲,一把長劍全是血指著驚恐后退的敵兵,怒瞪赤目。

    楊界明被連浩吼得心臟都隨之顫了顫,連浩的樣子太嚇人了,難怪士兵們不敢上前,他也不敢。

    偷襲了連浩好幾次,都未能成功,還被他砍傷。

    “楊將軍,這個連浩太勇猛了,我們還是退吧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,皇上既以下旨要殺了連浩,咱們也不急在這一時。”有人勸說楊界明。

    “我有十萬大軍,連浩不過才區區一萬人不到,我此時退,傳出去豈不讓人笑話,今日本將軍一定要殺了連浩。”楊界明不甘心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帶了二十幾萬,連浩的兵充死也不過六萬多人,二十幾萬人偷襲軍營就折損了近七萬有余,現在虎營軍已經殺紅了眼,若我們再對抗下去,損兵折將的是我們自己,楊將軍三思啊。”膽顫心驚的副將不敢在對抗,極力的勸說楊界明退兵。

    “虎營軍的將士們,為我們死去的弟兄,殺!”連浩見敵軍被他們嚇破了膽,一股作氣的朝敵軍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將士們見自己的將軍都沖了,個個士氣高漲,都跟著沖上前殺敵。

    “撤吧,楊將軍!”副將見自己的人完全沒了戰力,跑得慢的死在虎營軍的刀下,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連將軍,我們來幫你了!”霄稷帶著柳林志的一萬精兵殺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來了?”連浩見霄稷帶了人過來幫他,問道:“我大舅子那里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連將軍放心,志公子那邊已經穩定了局面,這一萬人是我從志公子的大本營里另調來的,志公子說讓你無任如何也要救出月娘,否則他饒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!跟我一起殺過去,救月娘!殺呀!”連浩如虎添翼,渾厚的怒吼聲直穿云霄,天地為之變色。

    “楊將軍,快撤吧,連浩的援軍都來了。”副將嚇得臉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不,本將軍決不撤兵,今日我一定要殺了連浩。”楊界明心里也害怕,可又不愿放棄,情急下的他很快便反應過來,對副將說道:“你……你快去公主那,把連家的人統統給本將軍帶過來,本將軍就不信,有他們做人質,連浩不乖乖束手就擒。”

    “末將這就去。”副將也是急昏了,他竟把這么重要的事給忘了,一側馬,便朝虎軍營的方向揚鞭而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回來了,氣喘吁吁的向楊界明回稟道:“將軍,公主的營帳空無一人,大概公主帶著連家的人回京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蕭綠萱……”楊界明氣得大罵:“整日就知道報自己的私仇,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娘們。”

    楊界明眼看自己士兵越來越抵不住連浩的人了,咬了咬牙極不情愿道:“轍!”

    連浩渾身是血站在虎營軍曾與月娘歡笑的帳下,已經過去一天了,他還是沒找到月娘和錦兒他們,霄稷說這是好事,沒有找到尸體,證明月娘他們還活著,許是綠萱公主將月娘他們帶回京去了。

    柳林志飛鴿傳書京城打探月娘他們的下落,最快也要兩天的時間才能回復,連浩現在最怕的就是那位綠萱公主聽到楊界明戰敗,一怒之下會將月娘他們殺了,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冷閱累極了,便靠在樹樁下沉沉的睡了過去,這一覺睡到了第二天的大中午。

    “娘,你醒了?”繡兒滿頭大汗的坐在樹蔭下拿著自己的衣服為她受傷的哥哥扇風,照顧的無微不至,見冷閱醒了,這才停下。

    冷閱起來,問道:“錦兒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爺爺說哥哥好多了。”繡兒摸了摸錦兒的額頭,道:“哥哥一直沒有發燒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沒發燒就證明錦兒的傷口沒有發炎,這是好事。

    榮兒咿咿呀呀的在地上爬,冷閱把榮兒抱起,問繡兒:“爺爺奶奶呢?”

    “他們去找吃得了。”繡兒摸著咕咕直叫的肚子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著榮兒,我去找爺爺奶奶。”冷閱剛要把榮兒放下,就見連老漢和邱嬸兜了滿滿的海鮮回來。

    “岸邊的海鮮好多,可我們不知道怎么煮熟。”邱嬸將兜來的海鮮扔到地上愁眉苦臉道:“實在不行就生吃吧,總比餓死強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生個火,沒那么難。”冷閱笑道。

    “月娘,我們沒有打火石,怎么生火啊?”連老漢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么大的太陽,想生個火還不容易。”別說現在是夏季,就算是冬季她也能生出一堆火來,野外作戰兵,生火是最基本的本事,“我去找點干柴,你們等一會,很快就有吃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行嗎?”邱嬸看著連老漢問道。

    “月娘既然說了,她一定會有辦法的。”連老漢相信月娘道。

    “咦咦咦,這孩子,怎么沙子也抓來吃。”邱嬸打開拿小手抓沙子放嘴里的榮兒,罵道。

    “榮兒是餓了。”連老漢抱起被打的榮兒心疼道:“榮兒乖,等下你干娘就給你生火做吃的了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吃,吃。”榮兒含糊不清的念著吃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吃。”邱嬸笑罵道。

    好在一家人都在這,真的是多虧了月娘,就是不知道連浩怎么樣了?楊界明帶了那么多人攻打連浩,連浩也不知道逃走了沒有?

    冷閱抱著一捆干柴過來,然后從頭上取下金釵,金釵上有一顆晶珠,用它來折射光點燃火最好。

    她本來可以敲石碰撞火花燃火的,擔那太慢了。

    “著了,著了。”邱嬸見冷閱真的把火點著了,簡直不敢相信,“月娘,你真的太厲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把吃的扔火里烤吧。”冷閱又餓又渴,“我再去找找水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小心點。”連老漢明知月娘進山連狼都能逮到,但還是忍不住的交待了聲。

    冷閱鉆進小島山林,根據自己野外生存的經驗,很快找到一處山泉水,又砍了好幾節竹子把水裝滿,等冷閱回到海攤邊的樹下時,海鮮也烤熟了,連老漢和邱嬸正把那些海鮮一個個從火里弄出來呢。

    “來,大家喝點水。”冷閱將竹節里的水分給大家。

    邱嬸差不多喝了大半,總算解渴了,道:“要不是有月娘,我們困在這小島,真會渴死餓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呢,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,想餓死我們,難。”冷閱將水送到錦兒的嘴里笑道:“來,錦兒,喝點水。”

    “娘,多虧你救了我們,不然,我們哪能逃到這里。”錦兒借著冷閱的力,輕輕的坐起道。

    “多虧什么,你們是娘的親人,救你們本是應該的。”冷閱心里感激的還是柳枝柳條她們倆個人,若不是她們倆個把武功傳給她,她們一家人全要死在綠萱公主的手上。

    吃飽喝足,冷閱望著茫茫大海發呆,也不知連浩怎么樣了,等錦兒的傷勢好了,他們一家人就坐船回去找連浩。

    綠萱公主坐在船上找了一天的人也沒找到沈月和他們的影子,見海面上的浪大了,烏云密布,看樣子是要下大雨了,便打了退堂鼓,“這么大的海,沈月和他們坐那么小的船,就算本公主不抓他們,只怕也要掉進海里要喂魚了,撤。”

    六月的天說變就變,冷閱避雨的枝蓬都還沒搭好,暴雨就下來了。

    連老漢和邱嬸拿衣服幫著錦兒繡兒還有榮兒三個孩子擋雨,自己淋的滿身都濕了。

    “這雨真大啊。”連老漢坐在冷閱搭好的枝蓬里抹了把雨水道。

    “嗯,這么大的雨,估計要還會漲潮,明天的岸上的海鮮就更多了。”冷閱好心情的說道:“說不定去礁石那里還可以撿幾個鮑魚煮來給錦兒補補身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繡兒望著她能干的娘道:“哥哥吃了鮑魚傷就會好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!鮑魚可是補身最好的補品,哥哥吃了一定會好的很快。”冷閱摟著繡兒笑道。

    一家人坐在枝蓬里,靜靜的海邊的大雨也是一種享受,就是少了連浩,不然堪稱全家度假之旅了。

    暴雨下了半個時辰就停了,海邊的潮水差點就淹到了冷閱搭蓬的地方。

    雨一停,冷閱童心未泯,脫了鞋補襪就道:“我去找找有沒有鮑魚。”

    “還沒退潮呢,不用那么急的。”邱嬸拉住冷閱不讓她去。

    “爺爺,快看!那是不是我們的船,飄走了!”繡兒眼尖,指著遠處的一艘小船問連老漢。

    連老漢定睛一看,頓時拍著大腿大叫道:“是啊,是我們的船啊,我明明已經綁好了,怎么就飄走了呢?”

    “岸邊漲潮,繩子也被水泡軟了,自然就松了。”冷閱望著飄遠的小船瞇了瞇眼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啊?我們回不去了。”邱嬸急道。

    “沒辦法,只能等連浩來接我們了。”冷閱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連浩怎么知道我們在這?”連老漢望著冷閱,見她一點也不慌的樣子,問她:“月娘,你一定有辦法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連浩不來,我們就砍木頭扎個木伐回去,不過要等風平浪靜才行。”冷閱胸有成竹很是淡定的回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nongmenzhilejinxiubaobeixiaojiaoniang/10174963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曼天雨服装店赚钱吗 北京时时彩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l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搜索 贵州11选5开奖500万 篮彩让分胜负技巧 竞彩篮球大小分 单双中特公式 买江西时时彩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 两码中特期期准免费2码永久公开 九乐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浙江体彩6+1规则 贵州十一选五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