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農門之樂:錦繡寶貝小嬌娘 > 第兩百四十六章 番外四

第兩百四十六章 番外四

    “你也別怪這位大人了,人家也是公事公辦。”冷閱待她哥解開繩子后,替周大人求情。

    “謝公主不罪之恩!”周大人汗顏,自己把月公主錯當綠萱公主了,一路捆著押解進京不說,路上也只是給口水喝,如此虐待月公主,月公主還為他求情,真是有愧啊。

    “哥,這位大人可是好官,你可要好好重用重用他。”她對這位大人軟磨硬泡,甚至用錢收買,這位大人都不為所動,是個好官。

    “公主。”周大人感動的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他這樣對月公主,月公主不但不計較,反向皇上建言重用他,他……

    月公主發話了,皇上自然要聽,便道:“月兒放心,哥哥會重用他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現在一時不知道給這位縣大人安排個什么官職,月兒來了,他哪有心思想這個。

    “百公公,這事你來辦,你先帶這位大人下去吧。”皇上只能這樣打發。

    “月兒。”皇后柳枝笑嘻嘻的過來,拉著冷閱低聲道:“進京就進京吧,何苦把自己弄的這般狼狽?”

    冷閱不樂意了,“皇后嫂嫂,看破不說破,你以為我愿意入京啊,要不是你們一個個做的如此‘過分’,這京城皇宮我死也不愿意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知道你不貪圖富貴,一心歸隱田園,可你再歸隱田園,皇上也是你哥,我和柳枝也是你嫂嫂,你還真夠狠的,十年了,就是不肯來見我們,你要跟我們賭氣賭到什么時候?”皇后柳枝也是拿她這個妹妹沒辦法。

    “你讓皇上把錦兒還給我,我自然每年來探望你們了。”她來看他們,她要是把平平安安帶來了,那還不得有來無回?

    他哥是什么人,她比誰都清楚,錦兒不是她親生的,他哥都疼成那樣,要是平平安安,還不得被寵上天?

    錦兒從小有分寸,讓他留在宮里習文習武,她還放心,錦兒本就有志向,她那倆個熊孩子,算了。

    “你哥可是把錦兒當繼承人來培養的,你就不能理解理解你哥嗎?他可是只有你這么一個妹妹。”柳枝想到皇上一家被蕭氏皇帝滅門,就替皇上難過。

    說來命運也是造化弄人,蕭氏皇帝因忌柳相手握兵權,謀權篡位,便使計引得柳相父子自相殘殺,想以此滅了柳氏一族,卻不想自己又死在自己的太子和公主的手中,到最后,還是柳林志坐上了皇位,真是讓人唏噓。

    “把錦兒當繼承人來培養,那也只是培養罷了,皇后又不是沒有皇子,我可不稀罕錦兒坐什么位置,我這次來可是要把錦兒帶回去的。”冷閱餓了兩天,肚子都咕咕叫了,于是道:“皇后嫂嫂,先弄點吃的給我。”

    皇后一聽冷閱餓了,趕緊對皇上道:“皇上,月兒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快傳御膳。”皇上見皇后和月兒她們一直在說體己話,自己又不好插嘴,便站在一邊想等著月兒叫她,哪知月兒到現在也沒叫他一聲哥,心中實在委屈。

    皇后見冷閱身上的衣服都臟了,還是讓冷閱先去浴沐,換一身干凈的衣服再用膳。

    冷閱問了好幾次皇后,等下錦兒會不會來陪她用膳,皇后遲疑了下回她說,錦兒讓皇上派去有別的差事,怕是要過些日子才能回來,讓她在宮里安心等。

    她才不等呢,冷閱趁著沐浴,只有幾個宮女侍候她之際,便逃出了皇后的后殿,想留她在皇宮住些日子,等錦兒回來,她還不如自己去找錦兒。

    冷閱隨便抓了個人來問:“你知道連錦公子去了哪兒嗎?”

    被抓的太監也是在宮里有些時日的,看到冷閱衣著是公主制,雖心里納悶這皇宮沒有這么大的公主啊,可又自知自己身份卑微,怕自己沖撞了哪位貴人,只好回道:“連錦公子十天前就已經回家省親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了?”冷閱撇撇嘴,算她哥哥還有良心,肯放錦兒回去。

    那她就更沒有理由留在這宮里了,還是走吧,冷閱怕時間一長,那幾個被她點穴的宮女要被發現,絲毫不敢停留,直接就奔出了皇宮。

    京城也不是不能久留,冷閱匆匆的在街上買了幾個包子墊墊肚子,然后一匹快馬就奔出了京城。

    皇后看到被點穴的宮女有些哭笑不得,月兒就這么討厭皇宮嗎?連餐飯也不肯陪他們吃,人又跑了。

    唉,也是皇上讓錦兒回去回的太是時候了,不然月兒這次來了,怎么的也會看在錦兒的面上,在宮里多住些日子的。

    “姐姐,御膳都上好了,皇上在催……”呢,呢字剛說完,皇貴妃就發現浴桶里哪有月兒的人,氣得跺腳道:“早知道我們倆個就不傳授武功給月兒了,你看看她,又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怪姐姐,剛說錦兒事的時候,姐姐沒撒好謊。”皇后嘆了口氣,道:“皇上怕是又要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月兒可真倔。”

    “哈啾。”冷閱一聲噴嚏打的響亮。

    她這一跑,她哥和她倆位嫂嫂不罵她才怪,罵就罵吧,她習慣了,只要她哥不那么‘變態’的強留她,她也不是說真的不來京城看她哥,她現在要急著回去看她的錦兒,反正她哥和她倆位嫂嫂已經看過了,挺好,都吃的白白胖胖的,夫妻又和睦,沒咱好牽掛的。

    她現在最擔心的是蕭綠萱墓碑上的那幾個字,立碑之人是蕭綠萱的女兒所立,這么說那位綠萱公主當年從皇宮逃出去后,是生了一個女兒的,那她這個女兒是不是連浩的?冷閱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“吁……”

    冷閱想事想的太過入神,要不是及時拉住繩僵,眼看就要撞上連浩了。

    “你傻呀,看我的馬過來,你不知道躲的嗎?”

    連浩的臉黑的不能再黑了,抱怨道:“你天天往外跑,你還有我這個夫君嗎?你撞死我得了。”

    這日子沒法過了,月娘十天有八天不著家的,他在家里又當爹又當娘,平平安安又不怕他,倆孩子在家都快鬧翻天了。

    “你又怎么了?”冷閱跳下馬,問道:“平平安安是不是又惹什么禍了?”

    連浩想哭,委屈道:“那倆孩子我管不到,你自己回家管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他們的爹,怎么就管不到?還不是因為你溺愛他們慣出來的毛病。”一個大男人,連倆孩子都收拾不了,真是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連浩直喊冤枉,要不是月娘總聽信平平安安的話,他怎么就管不到倆孩子了?每回他教訓平平安安后,平平安安就在他們的娘面前告狀,什么玲姨前日來家里來,昨日爹趕他們去玲姨家吃飯了,月娘每回聽到后,查也不查清就罰他不準上床睡覺,既然這么不相信他,那她就別天天往外跑啊,他又不是不愿意讓月娘系褲腰帶上,自己出去瀟灑又不信他。

    “別我了,聽說錦兒回來了,我們回家吧。”冷閱將馬繩給了連浩。

    “你去見你哥了,你怎么不多呆會?”連浩接過馬繩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要是多呆會,可能就一呆就呆到你們全要來京城了,七年前我們可是說好的,你我這輩子都不在京城定居,怎么?你想反悔?”

    “我哪敢反悔,我現在不是安安份份的在廟山村住著的嗎?是你自己不安分的總跑出來,這七年,你說我出來找過你多少回了?”連浩英雄氣短,誰讓他以前做了對不起月娘的事呢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出來是為了什么?”冷閱白了一眼連浩道。

    “都過去這么多年了,那人說不定死哪兒都難說,你非要找她做什么?就算她沒死,又能如何,她還能揭得起什么浪來?”連浩不明白月娘為何非找蕭綠萱不可。

    冷閱側頭將臉湊到連浩面前,“誒,連浩,你和蕭綠萱果然是有夫妻情份啊,你怎么知道她死了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她死沒死,月娘,你能不能不要找我話的病語?”連浩都不知道怎么跟月娘解釋,他對蕭綠萱沒有一絲所謂的夫妻之情,對玲兒也沒有一絲的非分之想,可月娘還是對他不依不饒。

    “她真的死了。”冷閱不想與連浩開玩笑,很認真道。

    連浩駐足,問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找到她的墳墓了。”冷閱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怪事了,她竟然還有人給她收尸?”這事倒超出了連浩的意外。

    冷閱問連浩:“那你知道給她收尸的人是誰嗎?”

    “能有誰,估計又是她從哪里搭上的野男人吧。”連浩才不關心蕭綠萱死了是誰收的尸。

    冷閱看了看連浩,是啊,那個墓碑上的刻著的女兒敬上,蕭喜之名女孩兒不一定就是連浩的女兒吧。

    那孩子若真是蕭綠萱所生,應該比平平安安大個幾個月了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連浩見月娘想的出神,便問道。

    “蕭綠萱有個女兒叫蕭喜,你說那孩子會在哪兒呢?”冷閱怕是連浩的孩子,若是連浩的孩子,娘已經死了,也不能讓那孩子流落在外呀。

    連浩臉色大色,忙否認道:“她有孩子那是她的事,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?”

    “確定!”連浩對天發誓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不找那孩子了。”冷閱點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找什么,回家好好陪著我,陪著平平安安過日子吧。”連浩松了口氣,他真怕月娘又拿這莫須有的事找他麻煩。

    “不對呀,你怎么敢肯定,別忘了你和她……”

    冷閱的話還沒說完,連浩就急著爭辯了,“怎么不能證明?她若有我的孩子,當年在沿海邊境就應該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哦,以蕭綠萱的性子,她真懷了你的孩子,那她還不拿孩子要挾你,看樣子是我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來就是你想多了。”連浩提著的心終于落回到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往事不堪回首啊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nongmenzhilejinxiubaobeixiaojiaoniang/10174987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极速彩票群 上海时时彩开奖记录 捕鱼大师官网_捕鱼大师apple 中国足协杯 2018平特肖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 内蒙古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 ui大上海时时彩 广西11选5走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十一吉林十一选五开奖 线上娱乐网站大全 kk互娱卡五星 炒饭外卖赚钱 ewin棋牌app官方版 山东时时彩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