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農門之樂:錦繡寶貝小嬌娘 > 第兩百四十九章 番外七

第兩百四十九章 番外七

    霍意吃了一頓螃蟹大餐,又在村里和大家吃了野味燒烤,那滋味,一輩子都忘不了啊,如今換作他,也不想離開廟山村了。

    村里的人家家戶戶不但相處融洽,而且這里人個個都十分的熱情,沒有所謂的上下尊卑,宮庭禮儀,人人平等,大家玩到一塊,豈是開心二字所能表達。

    冷閱每次辦聚會,都喝得有點多,等她起床的時候,連浩都已經把平平和安安送去鎮上念書了。

    嗯,有一個聽話賢惠的夫君感覺真好。

    連浩剛要拿毛巾給冷閱敷頭,就被床上的人兒抱住了,“相公,你人太好了,我喜歡。”

    連浩笑笑,生怕自己蠻橫的身軀壓痛了底下的小嬌娘子,不敢整個身子用力,用手半撐著笑道:“今天吃錯藥了,這么膩人?”

    “你討厭呢,人家喜歡你,你還不知好歹。”冷閱將無趣的夫君推開,翻了個身,繼續睡覺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生氣了?”連浩真拿自家娘子沒辦法,這么多年了,孩子都給他生了倆,還動不動就跟他鬧鬧小脾氣,說翻臉就翻臉,也怪他不會說話,但今日娘子顯然是心情好的,連浩豈能放過?

    “我不想有孕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連浩全身欲火,他是想多生幾個,但月娘不肯,也只能配合,不然月娘就不會讓他碰,吃罪不起。

    倆人剛好完事時,房間門被輕聲敲了三下,是喜兒姑娘的聲音:“公主,侯爺,早餐我已經做好了,起來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冷閱應了聲,“馬上。”

    喜兒在門口行了一禮,便退下。

    冷閱和連浩整好衣裝,洗漱完后,開了門,家里人都在等她倆,冷閱看到滿桌精致的早餐,看向喜兒,問道:“都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“喜兒手藝粗糙,比不得公主,還請公主將就著用。”喜兒垂下頭恭敬的行下禮回道。

    冷閱托起她,“到我這里就不用公主公主的叫了,這里沒人是公主也沒人是侯爺,看你年齡也小,錦兒說你也沒什么親戚,一人住在京城,你若不嫌棄就叫我們叔父嬸娘吧,可好。”

    “喜兒不敢!”喜兒聞言驚得直接跪下。

    “你別嚇到孩子。”連浩搖頭,挨著他爹的下方坐下。

    邱嬸拿起筷子道:“喜兒,其實在我家真的沒那么多禮儀,你就隨便點,把這里當家啊,起來吃早飯吧。”

    “起來吧。”冷閱扶起喜兒,真是越看越喜歡,這姑娘長的秀氣,又有一手的好廚藝,錦兒若有心,娶了她也未嘗不可,至少這姑娘懂得照顧人。

    不過這事急不得,先讓錦兒和喜兒倆人先相處一段時間等彼此有了感情再說。

    吃完早飯,邱嬸把刷碗的事全攬了去,喜兒沖了茶給大家解膩,順便道:“公主,侯爺,喜兒今日便向你們辭行,喜兒想動身去平嶺找我姑姑一家。”

    冷閱聽到喜兒說要走,急得放下茶杯,不肯道:“喜兒,你急什么,平嶺在北方,你一個姑娘家的走那么遠的路,我可不放心,這樣吧,錦兒過些日子也是要回京的,到了京城,再讓錦兒護你去平嶺可好?你就別走了,雖說現在治安不錯,但難免有些宵小之輩,你又不懂武功,若遇到什么事,可怎么好,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這?”喜兒心里也很躊躕,朝錦兒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說話呀。”冷閱踢了下錦兒催他。

    錦兒茶水灑了些出來,見他娘瞪他,趕緊說道:“是啊,喜兒姑娘,你留下吧,等我沐休一過,我與你一道回京,再派人送你去平嶺,你一個人去,我們都不會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別急著走了,你姑姑一家在平嶺又不會跑,早去見也是見,晚些日子去見也是見,不急在這一時。”冷閱拉著喜兒勸道。

    喜兒見主家留她,也不好再多說些什么,只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一家人說說笑笑的時間過的很快,連浩看時間差不多了,就去后山去牽回放養的馬兒,套好馬車準備去接平平安安回家。

    “連浩,我也跟你一起去。”冷閱也坐了上馬車。

    “你有東西要買?”連浩拉著僵繩,抖了下,馬兒慢慢的朝大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買什么啊,家里什么也不缺。”冷閱無聊的晃著腳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去鎮上?”連浩一邊趕著馬車,一邊朝冷閱身邊蹭了蹭,一臉的壞笑道:“是不是片刻不敢離開我了?”

    “少臭美。”冷閱推開連浩,白了他一眼道:“我是想給咱家的錦兒一點機會,我在家里,錦兒老粘著我,喜兒那孩子又顫顫驚驚的守著規矩,年輕人也不知道出去走走,真是愁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,錦兒若有心,等他們回了京城,還不是一樣能成,錦兒有十年未見你這個娘親,他自然是把感情的事放一邊,和你這個娘親了。”連浩也希望錦兒能早些成家立業,為連家開枝散葉,但也知道錦兒向來與月娘親,這好不容易回趟家,自然是要守著月娘了。

    “給他們制造點機會吧。”冷閱將頭靠在連浩的肩上,抿了抿嘴道:“錦兒的婚事,我還是希望能在這里給他辦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皇上由不得你。”連浩笑道。

    一說到這個冷閱就來氣,要不是連浩在京城亂來,她又怎么會討厭京城那個地方,不討厭京城,她跟錦兒也就不會分開這么久了,說來說去還是連浩的錯。

    連浩見冷閱不搭話,知道月娘心里又發堵了,早知道這樣,當初就不該讓正青幫他把失憶癥治好的。

    馬車行到碧桐書院,連浩將馬車靠邊停好,書桐院的門口停了好些的馬車,都是等孩子下學的。

    “現在的馬車真多,以前錦兒念書的時候,門口也看不到幾輛,現在都要把這街給擠滿了。”冷閱瞇著眼看了看排成長龍的馬車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看看現在跟以前能比嗎?楊界鎮的每條街道都比當年繁華多了,世態好,自然欣欣向榮,這也是你的功勞。”連浩一面朝路人頜首打招呼,一面回答冷閱道。

    倆人說著話,就見教平平安安的夫子朝連浩夫婦走來,夫子朝連浩夫婦行了行禮后,對他們說道:“公主,侯爺,你們二人隨老夫入院吧。”

    冷閱見夫子的臉色極差,便問:“夫子,可是我家平平安安又惹什么禍了?”

    夫子道:“公主和侯爺還是自己進去看看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冷閱一聽,心中頓時一肚子火,袖子一卷,就沖進了碧桐書院,一進書院,就見榮兒平平安站在最前面,面向著所有求學的孩子,幾個夫子面色凝重,見冷閱來了,紛紛朝冷閱鞠禮,冷閱以平禮回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冷閱不知她這三個孩子犯了何錯,不敢輕易教訓,上次她不明真相的揍了平平安安一頓,把夫子們都嚇壞了。

    這次還是問清楚再說。

    幾個滿身是傷的孩子朝冷閱走來,很規矩的行禮道:“稟公主,他們三個打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打人?”冷閱聽完就暴跳了,從離她最近的夫子手中奪了戒尺就對著自家三個孩子劈頭蓋臉的打,“誰讓你們打人的?仗著自己有點武功了不起是嗎?都知道欺負自己的同窗了。”

    平平被他娘打的直咧嘴,但還是不服氣道:“誰讓他們幾個欠打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說。”冷閱下手更狠了,這三個孩子,怎么就不像錦兒和繡兒那般省心呢?

    真的是沒吃過苦的孩子不懂珍惜,看看都學成什么樣了,在學院念個書都成惡霸了,就知道欺負同窗。

    “娘,真的不怪我們,是他們嘴欠,罵榮兒哥哥是賤種,娘是癡傻,爹是卑賤偷盜的二混子,也是仗著我們家的才身份貴重罷了,我們聽到這才氣不過打他們的。”安安向她娘解釋并非是他們無禮再先,這話說起實在讓人生氣。

    “啥?”冷閱的戒尺停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我們沒說,是你們仗勢欺人!”幾個被打的孩子拒不承認道。

    平平冷哼道:“我們兄妹三人平日里是有些囂張了點,但不至于是誰都打,以前我打的那二楞子,他是因為搶小離的紙筆,我才出的頭,我娘打我的時候,你們見過說一句話,但今日這頓打我還就是不服氣了,你們若不嘴欠,侮辱我榮哥哥,你們會挨打?”

    榮兒含淚問冷閱:“干娘,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?我爹是卑賤偷盜之人?”

    “你們這些孩子,書念哪里去了,這種話也說的出口,你們可都是同窗好友啊。”冷閱真是氣得不知該怎么跟榮兒解釋了。

    夫子們也尷尬,他們剛沒問清楚事情原由就把公主和侯爺叫進來了,但話又說回來,平平安安的身份到底不同,他們只是教書先生,哪敢插手管啊。

    有個精明的夫子出去又去把被打的幾個孩子家人找來,大概夫子把事情的對他們說了,那幾位家人見到自己孩子,就動了手:“你們怎么回事,誰讓你們亂說話的?活該被打,該。”

    說完,那幾個孩子的家人便朝冷閱行禮賠錯:“月公主,真不好意思啊,孩子們不懂事,中傷了榮少爺。”

    “沒……沒事,你們帶孩子們回去吧。”冷閱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那幾個孩子的家人牽著自己的孩子就出了碧桐書院,冷閱嘆了口氣,孩子懂什么,還不是聽自己父母嚼了舌根,才對榮兒人身攻擊的。

    “奇了啊,若換作以前,你還不早就跳腳,今日怎么這般安靜了?”連浩的馬車都快趕到家了,月娘一路沉默,連浩就想逗逗月娘開口說說話。

    “唉,身份不一樣了,總不能讓我拿著這公主的身份去欺負別人吧。”她要不是公主,今日這事她定要好好找那幾個孩子的家長鬧一翻的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連浩對馬車里的三個孩子道:“你們都聽到你娘說的沒有,咱們身份不同,不管別人怎么說我們,我們也不能還手還口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平平安安最懼怕他們娘,自然是應的。

    榮兒還是沉浸在受傷中,只輕輕回了個是字。

    回到家,錦兒過來就見氛違不對,問道:“這是怎么了?一個個垂喪著臉。”

    “打架了。”冷閱拎著平平安安下了馬車,生氣道:“你倆,給我跪著面壁思過去,好好反省。”

    錦兒一聽平平安安打架,頓時就樂了,悄聲問平平:“打羸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平平很得意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還說。”冷閱隨手操起家里的洗衣搓板扔了過去。

    平平嚇得趕緊跑。

    錦兒眼疾手快的接住搓衣板,笑道:“娘,我那時念書的時候,被人打了,你不是教孩兒要懂得還手,怎么到了平平這里,你就這般嚴厲了?”

    “今日不同往日。”冷閱心里也氣啊,誰讓她是公主的身份呢,若鬧,那別人還不說三道四,說她仗勢欺人。

    “干娘,我回去了。”榮兒想回自己的家,他娘還在家里等他呢。

    “榮兒。”冷閱叫住榮兒,意味意長的對他說道:“別人的話你別在意,人貴自知,你是我的孩兒,也是金將軍之孫,你的外祖父是朝中一品宰相,別聽那些人亂嚼舌根,知道嗎?”

    榮兒點點頭,眼中閃過一抹狠厲道:“干娘,你放心,等我長大了,我不靠干娘和外祖父的身份,我也能將自己的身份抬起,讓世人對我敬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冷閱忙擺手道:“榮兒,你誤會了。”

    “榮兒,你怎么還不回家啊?”玲兒一進院門就見榮兒和月娘在相談,便找冷閱的茬道:“月娘,榮兒現在是我的孩子,他的事我來教,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管吧,你知道今日榮兒在書院里發生什么事嗎?你管,你管什么?”冷閱最頭痛就是玲兒不分清紅皂白的就針對她。

    “發生什么事我不會問嗎?別忘了你只是榮兒的干娘,我才是親娘,我霄玲的兒子什么時候輪到你管了,榮兒,跟娘回家。”玲兒氣呼呼的拉著榮兒便要走。

    冷閱急不過,大聲叫道:“嬸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邱嬸從廚房出來,楞楞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玲兒說我是榮兒的干娘,榮兒的事不準我管。”一物降一物,冷閱到看看玲兒奈她如何。

    “誰說不能管?玲兒,月娘可是榮兒的干娘,怎么就不能管了。”

    邱嬸一發話,玲兒還能說什么,只朝著冷閱狠狠的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喜兒將玲兒對冷閱的恨意瞧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nongmenzhilejinxiubaobeixiaojiaoniang/10174990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微邦发信息赚钱 007体球网 万象城开店赚钱吗 qq分分彩背头 (四不像)一肖中特 云南11选5 地下城勇士单人卢克怎么进入 台州永昌期货股票配资 购买彩票双色球有什么技巧吗 球探篮球比分 易购彩票苹果 东方6加1中奖概率 排列五走势图体坛网 足彩胜负彩最新对阵表 天津11选5任选8攻略 白小姐王中王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