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陰天子 > 第七百三十章 老熟人

第七百三十章 老熟人

    “死魚頭,你算哪根蔥,我們先前都說好了,誰殺到就算誰的,你自己是個老烏龜,現在倒要怪別人?想殺我,來啊?”挾持著霓裳的黑衣人毫不示弱,躍躍欲試著就要打架。

    這是要內訌?我心中一陣感動,一面默念著:“快快快——”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?像什么話!”一旁有個冰冷的女聲插話進來:“怎么就搶功了,余千,約定是什么你都還記不記得!現在江盡冬都還好端端的活著,先到先得的契約也并沒有失效,你惱個什么!

    還有你,羅三棒,都還沒有等到最佳時機,誰讓你出手了,你是不是很得意,覺得自己控制住了人家關鍵人物?笑話!你把我們當成什么人了,獸修公主都還在呢,不是讓人平白笑話!”

    我這下徹底變了臉色,這些人何止是蓄謀已久,我們最大的底牌都被揭開,這豈不是擺明了要將我們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“小白,快,發出你的令召,敵人實力超乎預料,這次怕是危險了!”我急切的傳音過去。

    這個往日調皮的妮子,徹底變了臉色,她的身份一直是個秘密,是榮耀本身的同時,也代表了一種集火,若對獸族有仇怨的人,必然會在她身上得以報復。

    但這都是最壞情況下,日常絕沒有人敢對她動手,都別說白木禾本身金仙實力和那些層出不窮的手段,單是考慮一下她背后所代表的勢力,若是一擊留下痕跡,往后麻煩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白木禾再度結出和曾經一模一樣的印記,藍花搖曳了很久,但這次空間沒有任何波動,仿佛石沉大海!

    “哈哈!”這次周圍之人看我們從期待到慌亂,竟然開懷大笑起來,之前兩人間的些許不愉快也都跟著全部消失,眾人這次變得異常團結。

    還是之前那個古板的腔調:“怎么,你們還想讓獸族來救你們?這也未免太天真了吧,你覺得我們既然早已識破你們身份,真的會什么準備也沒有?哈哈,別逗了!”

    精神力朝外綿延掃視,同一時間我面色大變:“不對,你們,你們不是魔界的人!”

    “呦?不錯嘛!”古板的腔調從幕后走到臺前,這是一個我們做夢都想不到的人,盡管沒有紅色盔甲,盡管沒有雄兵百萬,可他的身形我不會陌生,甚至說在今天之前,他一直都是我的偶像。

    是伏魔先遣隊第一波時邁入魔界時領軍的大將軍,亦是當初一桿槍,用自己生命換取了整個大軍脫困,而不至于全軍覆沒的那個高尚的將軍,甚至那柄長槍都還在我手中,可是人怎么變了,人心怎么就變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?!”我和詹白鳳集體驚呼出聲:“大將軍,你,你怎么會?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叛變是吧?”那古板的腔調里一陣唏噓:“其實我本來不想殺你們的,單憑你們這兩句大將軍,我都應該為憶起過往,而寬恕你們,不過,呵呵,各為其主了,也別怪我不念舊情!”

    到底是女性八卦,詹白鳳甚至忽略周圍,驚訝問詢:“大將軍你為什么要叛變,因為焚月宗嗎?軍隊舍棄出身,你應該早就不是焚月宗的人了吧!而且戰場上你那么神勇,為眾人犧牲自己,你的熱血與正義哪去了,現在卻要來殺我們?”

    大將軍淡淡一笑:“成也蕭何敗蕭何,我從來不覺得自己代表正義,但若是有人說仙界便代表正義,這話我一定是不信的,你們覺得我是為了焚月宗的事?

    哈哈,焚月宗又算什么,不過是仙界一條狗而已!要怪就怪你們自己吧,沒有跟對人,那便死生無怨!好了,現成的功業都在眼前了,殺了他,你們大多數的仇便能報了!”

    眾多武器的華彩亮起時,先前的很多謎團也便得以解開,怪不得之前那么多勢力都無法發現這支反叛勢力的藏身,實在因為這里有老熟人啊,甚至很多布防原本就是這大將軍做的,想要藏身,那簡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早先從柱子里出現的那個妖嬈女人,眼中粉光一閃,趁我遲疑的功夫,一柄軟鞭最先奏響了攻擊的號角!

    誠然,這一擊是很厲害,甚至讓我生出無從招架之感,但也僅僅如此了,手中黑色光火用力擲出,魔考成焰之后,正巧與萬界法典中衍生的一門“神劍術”不謀而和!

    這門本是以氣馭劍的功夫,但因為魔考守道一路隨我來的成長變遷,卻能將氣劍遷移到短刃之上,從來帶來一種介實介虛的恐怖殺傷,魔界歲月里,僅憑這招我不知屠戮了多少魔族首腦!

    出必見血,無視任何防御,這就是“神劍術”的神之名,在場之中的局面太危險了,完全是出于一種本方除了我全是女子的保護欲,所以我一上來就是殺招,這鼓樓中的敵人已經過千,就算一個個不動,放著我殺也需要很長時間!

    霓裳現在受制于人,所以我必須速戰速決,甚至于要用絕對的強力,完成一次對他們的反包圍,也只有這樣,才能保存我們圓滿的一線生機!

    軟鞭還未臨體,那女人似乎感受到后發先至的魔考危險,于是再顧不得攻擊,一面收回軟鞭手柄的同時,一種強橫的粉紅色光罩猛然罩出,這是要全力防守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不過此舉正合我意,根本沒有一丁點猶豫,手勢捏“六”,交叉胸前,瞬而,魔考上的黑炎騰的爆燃,星點火星彈出,就像微縮版的流星火雨,瞬而就將這女人覆裹住。

    是,這女人很漂亮,但我見過的漂亮女人怎么會少,所以當然沒有無謂的憐香惜玉,火焰一穿而過,瞬間連同法器帶人全部穿成篩子!

    仿佛蜂巢般的全身密集小孔只出現了一瞬,下一刻,這女人身上燃起滔天黑炎,三五秒的功夫,已經化為灰燼。

    身后有人驚呼:“吳七娘,吳七娘死了,被秒殺了!”

    四下的攻勢稍稍一松,計謀果然成功了,澎湃一擊殺戮關鍵,我倒要看看對面怕是不怕!

    “停!”大將軍的聲音傳來,還未完全閉合的殺戮一觸即分,戰場再度拉開對峙身位,詹白鳳和白木禾身前也是各有殺戮,短兵相接之下,我們甚至還未掛彩,對面已經倒下三五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霓裳還在對方手中,否則我們定要沖進去屠戮一番,這些年中,以弱勝強的戰爭我可是打了不少,自然不會心有任何怯意。反倒是對方在驚疑不定了。

    http://www.evbkm.tw/yintianzi/10177157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evbkm.tw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网络炸金花怎么赢 明牌牛牛抢庄高手 重庆时时彩破译 重庆时时彩怎么算大小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 时时彩新闻 鼎龙网上娱乐 欢乐二八杠安卓 排列三六码最大遗漏大赢家 彩都会是什么 伊涅斯塔 时时彩定位杀一码技巧 万能娱乐输钱的有群吗 龙虎斗押注口诀输5赢6 在线快三大小和值免费计划 计划软件免费版